2021-03-27

 

【潔妮談談畫】08陳澄波風景畫明信片對陳澄波作品的影響(二)
繼續上一週的討論,我們同時觀賞陳澄波的作品與其收藏的美術明信片,整理出二者交集所常見的六個表現手法,這一週談論後面的三點。

4鳥瞰視角下往上翹的路

在鳥瞰視角下,路會有往上翹錯覺,特別是當畫家隨性地應用透視法時。陳澄波所藏的跡見泰《岸邊的村子》(1924第五回帝展,圖1)畫面中即有著這樣的道路,他自己的風景畫中,遠處或近處的道路往上翹的錯覺更為顯著,如:《雨後淡水》(圖2) 、《蘇州公園》(圖3)、《東台灣臨海道路》(圖4),顯示藝術家對於透視喜歡有其自主詮釋的部份,他原本就不是依著寫實手法創作的畫家。


圖1  跡見泰 岸邊的村子 第五回帝展1924 (陳澄波藏)。
圖2  陳澄波,雨後淡水,約1937-1945 ,畫布油彩,45.5×53cm,私人收藏。



圖3  陳澄波,蘇州公園,1930,畫布油彩,38.1×46.5cm,文化部典藏。
圖4  陳澄波,東台灣臨海道路,1930,畫布油彩, 69.7× 130.5cm,日本山口縣防府市圖書館典藏。    


5 軟體動物似的樹

陳澄波研究的最大公約數見解:陳澄波受到Vincent van Gogh(梵谷)影響很深,特別是厚塗與扭動筆觸的表現手法。這個影響最明顯可見就是陳澄波筆下的樹。梵谷的樹可以這麼描述:以一種扭動、旋轉的筆觸來表現一種速度感,陳澄波也的確收藏了如此所述的梵谷樹(圖5、6),那陳澄波的樹木又該如何描述呢 ?有如一種緩慢蠕動的軟體動物(圖7)。可見,這個梵谷影響經陳澄波再詮釋,發展出其自身的風格了。

 

圖5  Vincent van Gogh(梵谷),柏樹與二個人 二個人Cypresses with two figures,1889-1890 ,畫布油彩,92 × 73cm ,荷蘭Kröller-Müller 博物館(Kröller-Müller Museum)典藏。(原作彩色)         
圖6  梵谷,柏樹與兩個人,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陳澄波藏,黑白印刷)。



圖7  陳澄波,亭側眺望,1933,畫布油彩 ,45.5×53cm,私人收藏


圖8 Auguste Renoir(雷諾瓦),風景-Collettes的樹(Paysage - Arbre Aux Collettes),約1915,畫布油彩,21.3 x 25.2 cm, 私人收藏。                                 
圖9雷諾瓦,布列塔尼風景,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陳澄波藏)。


法國印象派大師Pierre-Auguste Renoir雷諾瓦)的筆觸帶有一種輕飄飛揚的動感,他的樹不同於梵谷樹充滿速度感的扭動,也不是陳澄波樹在緩慢蠕動,而是如同一小坨、一小坨棉花澎澎飄動地輕跳(圖8),陳澄波的收藏也有這樣的雷諾瓦樹(圖9
陳澄波的收藏裏也可見到如此所述的塞尚樹(圖11、12)。收藏另可見小林萬吾的《北國的海》( 第三回帝展1921,圖13),這裏的樹也看似無骨但缺乏動感。


圖10 Paul Cézanne(塞尚),從Montbriand看Sainte-Victoire山( La Montagne Sainte-Victoire vuede Montbriand),1882-85,畫布油彩,65.5 × 81.7cm,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典藏。
圖11   塞尚,Chantilly 小徑(三),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研究所典藏(陳澄波藏,黑白印刷)。



圖12   Paul Cézanne(塞尚),Chantilly 小徑(三)Allée à Chantilly III ,1888, 畫布油彩,82 x 66 cm。 (原作彩色)      
圖13   小林萬吾  北國的海 第三回帝展1921(陳澄波藏)。

陳澄波筆下那些軟體動物似的樹----看似無骨且蠕動----是以多重面貌出現:一顆大樹(圖14)、樹叢(圖15 、16)、街道樹(圖17)都有可能,檢視其收藏,這極有可能是吸取了梵谷、雷諾瓦以及塞尚三者的視覺觀念,再經他一番咀嚼之後的結果,有的取其動態感、有的取得輕盈感、有的取其色彩團塊概念,結合出軟體動物樣。雷諾瓦與塞尚對陳澄波的影響,過去的研究縱使有提及,似乎並不是著力在樹的表現上。


圖14  陳澄波,西薈芳,約1932,畫布油彩,117×91cm,私人收藏 。
圖15  陳澄波,屋頂遙望,年代不詳,畫布油彩, 38×45cm,私人收藏。



圖16  陳澄波,嘉義公園(鳳凰木),1937,畫布油彩,60.5×72.5cm,私人收藏。           
圖17  陳澄波,總督府,年代不詳 ,畫布油彩,45.5×33cm,私人收藏。

 

6西方演繹過的和風元素

Japonisme(和風主義)對於西方現代美術有深厚影響,從印象派到後期印象派,常見到日本文化元素或日本美學語言出現在歐洲視覺藝術表現上。隨後,這個西方演繹過的日本傳統美感,藉著日歐之間的頻繁交流,回到了日本的藝術圈,陳澄波即受益於這個迴流。先看他的收藏, Paul Gauguin(高更)的《野蠻的故事Contes barbares》(圖18)中,畫面頂端有粉色倒垂的花朵,這些花的表現方法透露著歐化後和風主義的趣味。陳澄波至少有一和風主義作品,而且是歐化後的和風主義,即《阿里山眺望玉山》(圖19),天空的粉紅色、山脈部份(玉山與阿里山)的粉色調(粉灰與粉藍)、樹枝上垂掛的粉白色花朵……都非常和風,那白色花朵與高更《野蠻的故事Contes barbares》那倒垂的花朵有著極為雷同的美感。


圖18  Paul Gauguin(高更),野蠻的故事Contes barbares ,1902,畫布油彩,131,5 x 90,5 cm ,德國Folkwang 美術館(Museum Folkwang)收藏。
 (陳澄波藏)
圖19  陳澄波,阿里山遙望玉山,1935,
畫布油彩, 53x72cm,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小結

我們先是經由三週的比較,將陳澄波收藏的日本洋畫家作品置入其對應的西方流派位置,之後,再經由二週的六點書寫,對於陳澄波風景畫與其風景美術明信片收藏進行一個相關性初探,比較前三週及後二週所整理出來的分析,我們可以得到一個印象:相較於其日本內地同儕,陳澄波的單一作品比較難以斷言是歸屬於西方美術史的哪個潮流或是大師風格,這是一位有很強烈意志要建構自己美感獨創性(originalité)的藝術家。

我們的確是看到了他採用日本洋畫同儕或是歐洲大師相近的繪畫元素(構圖、筆觸等等),但整體而言,在吸收這樣龐大的藝術資訊之後,經消化、重組、添加、刪減,他發展出其個人強烈獨創性了。比如,同樣是「鳥瞰+環抱」的構圖,我們就不能說陳澄波的《嘉義公園》(圖20)是塞尚《L'Estaque》(圖21)風格的派生。
 


圖20   陳澄波,嘉義公園,1937,畫布油彩, 91×116.5cm,私人收藏。
           
圖21   Paul Cézanne(塞尚),L'Estaque , 1879-83,畫布油彩,80.3 × 99.4cm ,紐約現代美術館典藏。

 

陳澄波以建構自己美感獨創性的意志作為其美術之路的指引,但這並不只是陳澄波一人的奮鬥,而是第一代台灣現代化畫家們的集體意志,這集體意志有兩個層次:自己的獨特性、台灣的獨特性,後者就是所謂的「地方色彩」。下週我們就要以陳澄波的收藏來談「地方色彩」。


本專欄作者為法國社會科學高等學院(EHESS 藝術社會學博士,這個系列文章的研究樣本來自陳澄波基金會策畫與出版的《陳澄波全集》第七至九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