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2

 

第六回臺灣美術展覽會陳澄波參展作品相關資料彙整

 

 

第六回臺灣美術展覽會
時間:1932.10.25-11.3
地點:臺灣教育會館

 

1932年初上海一二八事變發生,陳澄波帶著全家前往法租界避難,之後先讓妻子張捷帶小孩回臺灣,自己則獨留上海。然而卻在2月中時傳出陳澄波在上海身故的消息,(註1)還好幾天後報紙刊載他託友人帶書信回家,說明人在上海平安無事,並請家人寄旅費以便回臺。(註2)但據報載與素描簿紀錄,陳澄波直至6月中才返回臺灣,隨後於7月中至臺中擔任洋畫講習會講師,(註3)還借住彰化楊英梧家中作畫。入選第六回臺展的〈松邨夕照〉即為此時的創作,比對同景速寫〈彰化無底廟前-SB13:34.1.14〉得知其繪畫地點應為彰化無底廟。

目前〈松邨夕照〉正在國美館「經典再現──臺府展現存作品特展」中展出,展期至4月11日止,歡迎前往觀賞。

松邨夕照 1932 畫布油彩 50×61cm

 

相關資料
圖錄

財團法人學租財團編《第六回臺灣美術展覽會圖錄》頁6(西洋畫),1932.12.20,臺北:財團法人學租財團

 

速寫

彰化無底廟前-SB13:34.1.14 1934 紙本鉛筆 12×18cm

 

評論一

〈アトリエ巡り(十) 裸婦を描く 陳澄坡()(畫室巡禮(十) 描繪裸婦 陳澄波)〉《臺灣新民報》約1932,臺北:株式會社臺灣新民報社

 

從上海回來故鄉臺灣的畫家陳澄坡()氏,在其彰化街臨時畫室,對採訪他的記者做了如下的感想:
暑假回臺後,應英梧兄之好意,將其客廳作為我的臨時畫室使用。因此,誠如所見,我每天可隨心所欲地盡情創作。我所不斷嘗試以及極力想表現的是,自然和物體形象的存在,這是第一點。將投射於腦裏的影像,反覆推敲與重新精煉後,捕捉值得描寫的瞬間,這是第二點。第三點就是作品必須具有Something。以上是我的作畫態度。還有,就作畫風格而言,雖然我們所使用的新式顏料是舶來品,但題材本身,不,應該說畫本身非東洋式不可。另外,世界文化的中心雖然是在莫斯科(Moscow),我想我們也應盡一己微薄之力,將文化落實於東洋。就算在貫徹目標的途中不幸罹難,也要讓後世的人知道我們的想法。至於入選帝展的事,連我自己都覺得成名過早,感到有點後悔。如果能再將學習階段延長一些的話,或許就能脫離現狀,更臻完美。作品嗎?目前完成的有〈松邨夕照〉(十五號)、〈驟雨之前〉(二十號)、〈公園〉(十五號)的三件作品。現在正在畫裸婦。這是此次回臺的意外收穫。臺中的一名臺灣女性,自告奮勇地接下了模特兒(model)之職。證明臺灣女性也對藝術有了覺醒與贊同。至於是否以此參加臺展,目前尚未決定。
以上為其談話。(翻譯/李淑珠)

 

評論二

〈臺展搬入第一日 東洋畫二十一點 西洋畫百八十點〉《臺灣日日新報》夕刊4版,1932.10.18,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西洋畫搬入第一番為市內龍口町松本貞氏所作〈靜物〉,總搬入點數有百八十點,內有陳澄波氏之〈驟雨前〉及〈黃昏〉(註4),濱武蓉子氏之〈靜物〉等。又搬入第二日之十七日午間九時起,至下午六時云。 

 

評論

一記者〈臺展會場之一瞥(下) 東洋畫依然不脫洋化 而西洋畫則漸近東洋〉(節錄)《臺灣日日新報》日刊8版,1932.10.25,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陳澄波氏之〈松村()夕照〉,宜改為榕村夕照,此種八景的之命名,亦惟君久居申江,習染漢學而始能者。

 

 

注釋

註1:〈陳澄波畫伯 上海で變死の報 避難中海中に墜落? 前途を悲觀し自殺?(陳澄波畫伯 在上海橫死之報 避難中失足墜海? 因前途悲觀而自殺?)〉《臺南新報》夕刊2版,1932.2.13,臺南:臺南新報社。

註2:〈變死を傳へられた 陳澄波畵伯は無事 佛租界內知人宅に避難 二百圓の旅費送附を受け近く歸臺(被謠傳橫死的陳澄波畫伯平安無事 在法國租界内熟人家避難 收二百圓旅費匯款 近日返臺)〉《臺南新報》日刊7版,1932.2.18,臺南:臺南新報社。

註3:〈陳澄波氏が臺中て 洋畫講習會(陳澄波氏在臺中 洋畫講習會)〉《臺灣日日新報》日刊3版,1932.7.15,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註4:財團法人學租財團編《第六回臺灣美術展覽會圖錄》中所載陳澄波入選之作品為〈松邨夕照〉,〈黃昏〉應為〈松邨夕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