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5

 

第二回臺灣美術展覽會陳澄波參展作品相關資料彙整

 

 

第二回臺灣美術展覽會
時間:1928.10.27-11.6
地點:臺北樺山小學校

 

第二回臺灣美術展覽會舉辦的時候,陳澄波正就讀圖畫師範科研究科,以〈龍山寺〉和〈西湖運河〉參展。

根據史料可知1928年6月陳澄波曾前往中國杭州、廈門等地旅行,並在西湖繪製了幾幅作品,之後還曾在7月28-30日於廈門旭瀛書院舉辦個展。〈西湖運河〉應是當時前往杭州時所畫。

同年9月,他依稻艋有志之士所託,以兩、三個星期時間繪製完成〈龍山寺〉,並參展第二回臺展,獲得「特選」的殊榮,是當年西洋畫唯一獲特選的作品。〈龍山寺〉之後並與黃土水的〈釋迦像〉一起陳列在萬華龍山寺中。可惜此兩件作品目前均已佚失,僅存黑白圖像。

陳澄波 龍山寺 1928 畫布油彩 尺寸不詳

第二回臺灣美術展覽會「特選」

陳澄波 西湖運河 1928 畫布油彩 尺寸不詳

 

相關資料
圖錄

臺灣教育會編《第二回臺灣美術展覽會圖錄》頁43、57,1929.1.25,臺北:財團法人學租財團

 

評論一

〈アトリヱ廻り(畫室巡禮)〉《臺灣日日新報》夕刊2版,1928.10.5,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臺展出品作 陳澄波君表示:「我屢次想描繪去年竣工、臺灣具代表性的寺院龍山寺的莊嚴之圖並配以亞熱帶氣氛的盛夏,卻苦無機會,幸好利用休假,目前正在龍山寺閉關製作中。不過,連我自己都還不滿意」。(翻譯/李淑珠)

 

評論二

〈第二回臺灣美術展 發表審查入選作品 比較前回非常進境 本島人作家努力顯著〉《臺灣日日新報》夕刊4版,1928.10.18,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西洋畫則陳澄波、藍蔭鼎、李梅樹、倪蔣懷、張秋海諸氏,皆多年於斯道孤心苦謁(苦心孤詣)者。陳澄波氏,大昨年、去年繼續入選帝展,本年帝展雖偶然鎩羽,所畫〈龍山寺〉及〈西湖運河〉,得入選臺展,亦可稍慰,殊如龍山寺圖,乃稻艋有志之士囑氏執筆欲獻納於同寺者。

 

評論三

〈臺灣美術展 會場中一瞥 作如是我觀〉《臺灣日日新報》日刊4版,1928.10.26,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陳澄波氏之〈龍山寺〉及〈西湖運河〉,近鹽月桃甫審查員派,鹽月氏之畫風常變,常云畫法若膠定於一法,則無進境,其子亦復入選,繼起有人。

 

評論四

〈臺展 招待日 朝から賑ふ(臺展招待日 從早上開始熱鬧)〉《臺灣日日新報》夕刊2版,1928.10.27,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臺展的招待日於二十六日上午八點開場,但當天恰好是明石將軍的墓前祭,因此官民有力人士們在歸途中一同觀賞。從早上開始熱鬧,到下午一點時已有五百名觀眾,持續到下午四點時已有超過千名入場者。當日售完的作品:東洋畫三幅、西洋畫兩幅。
售出的東洋畫為那須雅城的〈高嶺之春〉(一百五十圓),以及〈深山之秋〉(一百五十圓),由太田高雄州知事購買。中村翠谷的〈貓〉(二十圓)由三十四銀行支店長購買。
西洋畫的部份則是陳澄波的〈西湖運河〉(一百二十圓)由三好德三郎氏購買。〈植物園小景〉(五十圓)由臺中州大甲街吳准水氏購買。(翻譯/伊藤由夏)

 

評論五

〈第二【】臺灣美術展 入選中特選三點 皆島人 望更努力 勿安小成〉《臺灣日日新報》夕刊4版,1928.10.30,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既報第二回臺灣美術展入選中東洋畫及西洋畫諸作品,其後更由諸審查委員慎重銓衡左記三點。
東洋畫
圓山  郭雪湖
野分  陳氏進
西洋畫
龍山寺  陳澄波
(中略)
龍山寺,為稻艋有志人士,醵金囑陳澄波氏所執筆也。龍山寺夙由有志獻納黃土水氏所彫刻釋尊木像,故陳氏此回之受囑,深引為榮。計自嘉義搭車數番來北,又淹留於稻江旅館,子()三禮拜,日夕往返,到廟寫真,合額面及繪料,所費不資()。自云為獻身的執筆,比諸出品於帝展者,更加一倍虔誠努力,誓必入特選,今果然矣。想陳氏當人,及諸寄附者,不知如何喜歡。蓋至少陳氏之圖,亦須臺展特選,始可與黃土水氏之釋尊,陳列於室中而無愧也。

 

評論六

〈臺展特選 龍山寺 陳澄波氏〉《臺灣日日新報》夕刊4版,1928.11.1,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戒齋沐浴事丹靑 彩筆還從佛乞靈

今日果然蒙特選 光芒臺展一明星

 

評論七

〈龍山寺洋畫奉納〉《臺灣日日新報》日刊6版,1928.11.12,臺北:臺灣日日新報社

 

既報由稻艋有志,醵金囑嘉義洋畫家陳澄波氏,描寫龍山寺圖,同圖在臺灣美術展入特選,卜昨十日御即位佳辰,經奉納於龍山寺內,為黃土水氏所彫之釋尊像,同列於會議室內。

 

評論八

以佐生〈臺展の洋畵を見る(臺展洋畫之我見)〉(節錄)《第一教育》第7卷第11號,頁91-96,1928.12.5,臺北:臺灣子供世界社

 

陳澄波的〈龍山寺〉在牆上熠熠生輝,可以說畫作之光正是畫家內心的光采展現。以帶黃的暖色為基調的畫彩,一筆一畫扎扎實實帶給了觀者難以言喻的撼動。畫布上看不到一絲一毫虛稚與紊亂的畫技、沒有丁點兒草率的矜張賣弄,唯見畫者傾其所有溫暖的思緒於畫筆中,實令人欣喜寬慰。(翻譯/蘇文淑)

 

評論九

小林萬吾〈臺灣の公設展覽會──臺展(臺灣的公設展覽會──臺展)〉《藝天》3月號,頁17,1929.3.5,東京:藝天社

 

今年特選的、陳澄波君也是本島人,但其作品卻非常出色。〈寺〉為其畫題,如同此畫題,是描寫寺廟的作品,強烈的色彩以及明亮的光線,顯示出本島人的某種特質。(翻譯/李淑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