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5

 

【透視畫境】陳澄波的〈千古不休〉

撰文│張哲維(國立師範大學美術學系碩士班)

陳澄波,千古不休,紙本油彩,約1947年, 27×24cm,私人收藏。

綿延的山峰於畫面中央巍然而起,與前景直參天際的枯木相互呼應,烘托出高聳不拔的氣勢。陳澄波將此作贈予北上求學的長子重光,希冀他在動盪的時局裡仍能敦品勵學,以成就堅毅的的風骨與高遠的眼界。畫家筆下的山岳風景已然不再只是自然景致的描繪紀錄,而是添上了望子成龍的象徵含意,藉故鄉之景寄託慈愛之情。

 

1. 珍藏多時的至寶

年輕的重光收到父親親繪的畫作後,便妥貼的收藏、保存,直到他於2020年離開人世,這件作品才重見天日。此作塵封約莫七十餘載未曾示人,除了有珍視父愛之意,或許也因陳澄波的罹難而依托上一份對父親的思念,意義非凡。

 

2. 畫仙板

有別於油畫顏料多塗抹在畫布之上,這件作品卻是以「畫仙板」為基底材。由多層紙張疊合、尺寸固定的畫仙板,常用來創作餽贈他人的水墨小品;但若以油彩為媒材,則會由於紙質較強的吸附性導致筆觸周圍留下滲進紙內的油漬。

 

3. 玉山積雪

在許多陳澄波的風景畫裡,經常能看到遠方積著厚厚雪層的玉山山脊。雖然《千古不休》當中的玉山主峰不是白雪皚皚,卻有以灰白色料塗刷山峰的筆觸,應是呼應題跋裡的「春」字,表現初春之際冰雪消融的景致。

 

4. 題跋見古意

陳澄波鮮少在畫作上題字,因此這件作品在畫面右上角題有「春送吾兒 千古不休」八字,標誌出該作專贈給兒子的獨特性,同時帶有中國書畫以落款揭示創作理念及目的的傳統。此種作法可能與畫仙板這種媒材也有關係,彰顯出別於畫布的東洋趣味。

 

5. 題簽如用印

如同題字落款展現畫面的傳統氣息,一旁的簽名「澄波」並加上外框的手法則是為了模仿書畫中常見的鈐印,另在「春送」二字旁難以辨識的圖案應是表現「引首章」的效果,共組成一套完整的款識。

 

6. 多重的視覺導引

近景巨木配上遠景高山,不僅形塑畫面空間的層次性,也意味著畫家「登高望遠」的取景視點。在當時自阿里山望向玉山的明信片中,亦有類似的風景元素配置,引領觀者目光穿過樹林、遙望遠方的山勢。

 

7. 雲氣

在畫面上半部,陳澄波以寥寥幾筆弧線勾畫出飄流在空中的雲氣,為靜態的山景增添幾分動感。類似的手法不只出現在線條感較鮮明的彩稿作品,油畫《玉山暖冬》亦可見得,但後者卻因油彩堆疊較厚而顯得有些沉重。

 

陳澄波,《瑞穗》第11號封面設計,1936年。

陳澄波,玉山暖冬,畫布油彩,1934年。

 

#透視畫境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