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0

 

【透視畫境】李梅樹的〈溫室〉

撰文│徐育婷(文字工作者)


李梅樹,〈溫室〉, 油彩畫布,1939,油彩畫布,116.5×91cm,第二回府展特選,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溫室裡,兩位穿著洋服的女子靜靜地欣賞花草,和煦的陽光從天灑落,讓花花草草看起來更是生意盎然、五彩繽紛。藝術家細膩地捕捉光影,讓整幅繪畫充滿著優雅的氛圍。

 

1.溫室

完成這件作品時,李梅樹正在日本東京準備比賽,推估此作的標題與場景靈感原型,極有可能是東京的「新宿御苑」。1879年建立的新宿御苑是當時日本皇室的庭園,其中也設有溫室來培育蘭花等珍貴的觀賞花卉。

 

 
戰前的舊溫室樣貌,二戰期間被燒毀。來源:一般財團法人國民公園協會新宿御苑網站
http://fng.or.jp/shinjuku/news/2018/02/post-1031.html



舊一號溫室內部培養蘭花的場景。來源:一般財團法人國民公園協會新宿御苑網站
http://fng.or.jp/shinjuku/news/2018/02/post-1031.html

 

2.彩葉芋

有著一片片心形葉子的植物叫做「彩葉芋」。原生於南美洲熱帶地區,如今在台灣也成為常見景觀植物。彩葉芋有相當多的品種,像調色盤般多彩多姿。李梅樹很喜歡把它繪進畫作裡,許多作品中都出現了彩葉芋的身影。

 



台北花市販售的多種彩葉芋,作者拍攝。

 


李梅樹,〈梳妝〉,1970年,油彩畫布,116.5×80cm,來源:李梅樹紀念館。

 

3.嘉德麗亞蘭

顏色鮮艷華麗的粉紅色花卉是「嘉德麗亞蘭」。原產於中南美洲,被稱為「洋蘭中的皇后」。李梅樹很常畫這種花,除了小尺寸的靜物畫,也在董事長夫人的肖像畫中,用了一朵大大的嘉德麗亞蘭,襯托出女主人華貴的氣質。

 


台北花市販售的嘉德麗亞蘭,作者拍攝。

 


十九世紀歐洲最大的苗圃「維奇苗圃」中,嘉德麗亞蘭專用溫室。來源:Catherine Vadon《世紀蘭花獵奇》,麥浩斯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10月,p. 153

 

4.「不存在」的花卉

比對府展圖錄的黑白照片,會發現左上方當時並沒有嘉德麗亞蘭的身影。據家屬表示,藝術家要是對作品不夠滿意,常常會「心血來潮」地修改,至於是什麼時候、怎麼改的,需要專業的探測檢視,方能回推創作的歷程了。

 


兩版本比較,可見花卉部分曾大幅度的修改。

 

5.不存在的「第三者」

在創作此作之前,李梅樹畫了幾張草圖。草圖中有位「第三者」,面對著兩位淑女互動;且兩位女主角的角度、衣服款式與周遭環境都有調整。藉由這三個階段的比較,觀者更能揣摩藝術家的考量,也能更暸解其心路歷程。

 


《溫室》草圖三幅 來源:李梅樹紀念館。

 

6.拓展空間的窗線條

同期作品中,李梅樹常畫窗格子般的線條,讓作品更有遠近的層次感。此外,比對黑白照片,會發現線條角度也有修改過,從幾乎平行改成稍往中下匯集,暗示遠方有個單點透視的焦點,也讓溫室以外的空間更有深度。

 


左:李梅樹,紅衣,1939年,油彩畫布,116×91cm
右:李梅樹,
花與女,1940年,油彩畫布,145×112cm

 


兩版本比較,可見上方線條角度改變。

 

#透視畫境09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