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8

 

 【名單之後】從畫會活動中累積繪畫能量─吉澤初藏

撰文|余怡儒(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碩士)

 

吉澤初藏  入選臺展第1回、第3回

 

盛夏時節,向晚的陽光自樹葉縫隙間灑落,操場邊的貓瞇著眼曬著暖陽,慵懶至極。一個揹著畫具的學生,神色匆忙的疾行在走廊上,擾亂一隅寧靜。

 

  「吉澤前輩,你等等我啊!」

  「富永,是你啊!快一點,就要遲到了!」

 

1910年,石川欽一郎任職臺北中學校囑託後,延續在總督府國語學校的教學方式,在校內開設寫生班指導繪畫,是年吉澤初藏為三年級學生,富永親德為二年級學生,皆是臺北中學校寫生班的成員之一。[1]

 

1910年10月,臺北中學校寫生班作品展覽會展場一景

資料來源:白適銘編著,《臺灣美術團體發展史料彙編1:日治時期美術團體(1895~1945)》,頁31。

 

1911年1月,中學生寫生班以寫生為主題,舉辦第二回展覽會,除展示石川及東京畫家三宅克己等人的畫作為參考品之外,更有多名學生作品參展,其中吉澤作品被認為「其閒逸筆觸使其將來大有可為」。[2]1913年3月,吉澤自臺北中學校畢業,[3]隨後進入總督府農事試驗場植物病理部擔任雇員,專責植物病蟲害的研究與防治工作。[4]

1914年6月,正當臺灣總督府國語學校附設小學校即將開始招生,政府委由石川欽一郎為首,並募集青年畫家之作一起舉辦學習成果展。吉澤以〈宇治の街道〉、〈春の八坂〉、〈奈良の朝〉系列之作參展,出身京都的他將關西城市風情作為主題寫生,被譽為「用現代新法的溫和筆刷,呈現出文學感的畫面」。[5]

 

   「富永,石川老師之前太忙,紫瀾會從1910年4月後就沒辦展覽,這次趁著各學校成果展,我們找一些同學,一起再來辦展覽吧!」

   「好!我來聯繫幾個前輩,他們應該會很有興趣。」甫自中學校畢業的富永,正籌畫著要到日本繼續學習美術,對此很有熱忱。

 

隨後,作為臺灣早期第一個研究西洋畫的美術團體「紫瀾會」,在富永親德、吉澤等石川學生多方奔走下復會,1914年10月於板橋街舉行復會式暨第1回展覽會,[6]隨後多次舉辦展覽會。1916年,參與過「紫瀾會」、「臺北中學校寫生班」的會員們,籌組「臺北中學校麗正會(校友會)寫生班」,專門以西洋畫的研究練習為成立主旨。直至1918年8月,石川欽一郎離臺後,以石川為中心的畫會團體遂漸終止。

此時期美術活動雖有少數臺籍人士參與其中,仍以日籍人士為多,但透過石川在國語學校、臺北中學校的執教與人脈建立,臺灣藝術風氣逐漸成形。即便石川離臺,當時教導的學生,多已進入社會各界,憑藉著對繪畫的熱愛,仍多有持續籌組畫會、舉辦展覽會者,吉澤便是其中熱衷者之一。

1920年10月,吉澤與池田信一等人,召集紫瀾會員與臺北中學校學生籌組「赤土會」,並主辦第一次展覽會。[7]正當開展之前,於東京美術學校就學的富永,以〈小豆島の風景〉入選帝展,遂帶動一股國內文藝風潮,促使這場展覽會獲得廣大迴響。[8]隔年8月,時任職於臺北新高堂的吉澤,聽聞富永就學經濟困難,還發起後援會籌募資金,資助富永完成學業。[9]

 

1920年,赤土會第1回展覽現場

資料來源:白適銘編著,《臺灣美術團體發展史料彙編1:日治時期美術團體(1895~1945)》,頁45。

 

1923年2月,吉澤與池田信一、野田正明等人籌辦「茜社(がランス)洋畫會」,[10]題材多為本島風光的描繪,連石川觀展後都對其表示正面評價。[11]1929年,吉澤與再與野田正明共組「二九年社」,集結各行業中的業餘畫家,在工作之餘兼研美術。1931年後,吉澤淡出美術活動,直至1941年6月的南光美術協會中,才又見其身影。[12]

除了畫會活動,吉澤在參加比賽上,也是獲獎無數。1927年,吉澤以〈壺とコスモス〉入選第一回臺展,1929年以〈晴れ日〉入選第三回臺展,畫作一如以往用靜物描繪呈現出悠閒意象。而海報競選方面,曾在1929年入選臺展海報比賽三獎,1936年獲選納稅宣傳海報首獎等。[13]

整體而言,關於吉澤初藏的資料紀錄並不多,針對其畫作的評論集中在臺北中學校時期,而此時也是他累積繪畫能量之際。後期多以參與畫會活動的紀錄為主,或許比起他的畫作,他籌組畫會、舉辦展覽的人脈與能力,更受到大家推崇與關注。

 

吉澤初藏,〈壺とコスモス〉(壺與波斯菊),1927年。

資料來源:「南國美術殿堂-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吉澤初藏,〈晴れ日〉(晴天),1929年。

資料來源:「南國美術殿堂-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吉澤曾任職於臺北新高堂,為當時臺灣第一大出版業者。戰後原址設立東方出版社,為戰後本土第一家出版社,現址位於今臺北市衡陽街、重慶南路口。

資料來源:上圖陳柔縉,〈新高堂書店〉,《一個木匠和他的臺灣博覽會》,頁98;下圖蘇碩斌等,《臺北城中故事》,頁157。

 

#名單之後102

 

參考書目

白適銘編著,《臺灣美術團體發展史料彙編1:日治時期美術團體(1895~1945)》(臺中:國立臺灣美術館),2019.10。

陳柔縉,《一個木匠和他的台灣博覽會》(臺北:麥田),2018.3。

蘇碩斌等,《臺北城中故事》(臺北:左岸文化),2019.8。

《臺灣日日新報&漢文臺灣日日新報資料庫》,漢珍知識網。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臺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http://who.ith.sinica.edu.tw/mpView.action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南國美術殿堂-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index.htm

 


[1] 「吉澤初藏,明治27年(1894)5月生,京都府平民,大正2年(1913)年3月30日為臺灣總督府中學校第6屆第2部畢業生。」以當時學制觀之,臺北中學校為5年制,石川欽一郎任教時,推知吉澤為三年級學生。見於〈臺灣總督府府報〉第187號,1913年4月3日,頁16。

[2] 一記者,〈水彩畫を觀る〉,《臺灣日日新報》,1911年11月11日,版7。

[3] 〈臺灣總督府府報〉第187號,1913年4月3日,頁16。

[4] 其在農事試驗場工作僅至1916年。見《臺灣總督府職員錄》大正4年(1915),頁157;《臺灣總督府職員錄》大正5年(1916),頁166。

[5] 〈洋畫會雜評〉,《臺灣日日新報》,1914年6月21日,版4。

[6] 〈紫蘭會の再興〉,《臺灣日日新報》,1914年10月16日,版3。

[7] 〈赤土洋畫會展覽會 十二月四日五日兩日 臺北俱樂部に於いて〉,《臺灣日日新報》,1920年11月11日,版7。

[8] 〈赤土洋畫會 來る四日五日兩日 臺北俱樂部に於て〉,《臺灣日日新報》,1920年12月3日,版7。

[9] 〈天才畫家後援會〉,《臺灣日日新報》,1921年8月24日,版4。

[10] ガランスとは赤い絵の具のこと,茜社名稱的由來,是指繪畫中使用的紅色油漆。

[11] 1924年,石川再次來臺,便參觀了茜社的展覽會,認為該會的畫作中較著重人物本身的實體描繪,呈現原物最初的色彩。見於石川欽一郎,〈ガランス社展覽會見〉,《臺灣日日新報》,1924年2月13日,版4。

[12] 〈南光美術展  けふから鐵道ホテル〉,《臺灣日日新報》,1941年6月28日,版3。

[13] 〈臺展ポスター入選者〉,《臺灣日日新報》,1929年7月7日,版7;〈納稅宣傳ポスター圖案當選〉,《臺灣總督府府報》第1612號,1936年2月16日,頁4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