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3

 

【透視畫境】黃荷華的〈自畫像〉  

撰文│潘家欣(藝術創作與寫作者,著有《藝術家的一日廚房:學校沒教的藝術史:用家常菜向26位藝壇大師致敬》)

黃荷華 ,〈 自畫像 〉1936  油畫 ,台展第10回入選作品 ,台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黃荷華為日治時期重要的女性西畫家,出身於台南望族「固園」黃家的她,從東京女子美術學校西畫科畢業後,返台與在日本相識的林益謙先生結婚。本圖是畫家婚後完成的自畫像,獲得臺展第十回入選的榮耀。不過,因為當時的社會氛圍較為保守,認為女性婚後必須以家庭為重,黃荷華也因此放下了畫藝,直到八十歲才又重新提筆創作。

 

1.優雅卵形的臉龐

黃荷華曾經跟子女說過,她最喜歡野獸派畫家馬諦斯的畫作,馬諦斯用色多麼明亮鮮豔!而這張束著捲髮、微傾頭部的自畫像,不僅畫出雍容氣質,眼神、臉部的橢圓造型,更隱隱讓人聯想到馬諦斯筆下簡潔優雅的女性面貌。

 

2.時尚的改良旗袍

台灣當時的婦女衣著相當多元,從傳統的閩、客式漢服,到西式洋裝,乃至於中國流行的改良式長旗袍,都是女性展現自我風貌的選擇。這件旗袍的衣袖略長,相對於後來袖子更短小的海派旗袍,更顯出大家閨秀的典雅風範。

 

3.貫穿全畫的藍色調

畫家在這張自畫像中,使用了藍色調來做為統一全圖的色彩。不僅畫中人穿著藍色印花旗袍,在背景的赭色、黃色光線中,也可以看到隱約的藍色調,藉以呼應主體,產生和諧感。

 

4.皮膚暗面的對比色

畫家留學日本時,日本畫壇正風行印象派、野獸派等二十世紀現代西洋美術流派,在這張自畫像的手部細節中,我們可以看到畫家不只使用原有的皮膚色,更在暗面採用了赭紅、藍灰等對比色調,來凸顯皮膚與衣料的鮮豔感。

 

5.象徵純潔的白玫瑰

畫家以極簡的方式描繪手中的一束白玫瑰,白玫瑰的花語是純潔的愛,不僅象徵畫家的心情,明亮的白色調也為整張畫作帶來視覺的亮點,使人感受到一股清新的氣息。

 

6.旗袍與長褲

由於旗袍的裙擺有分岔的設計,日治時期的大家閨秀形象端莊,並不會直接穿著絲襪、露出腿部。在這張作品中,旗袍開岔處隱約露出青色的衣料,當時的女性習慣以旗袍搭配長褲,表現出女性婀娜的身姿,亦不失端莊氣質。

 

7.平衡畫面的椅面

畫面主角的坐姿,在整個畫面中呈現了「左上-右下」的對角曲線。背景的赭黃色調更強調了大面積藍色的分量。為了讓畫面平衡,畫家特別安排露出一小角椅凳,微微傾斜的「左下-右上」土黃色椅面,穩定了全圖的重量感。
 

#透視畫境0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