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7

 

【名單之後】從孔廟司儀變身大畫家─方昭然的逐夢人生

撰文|王子碩(聚珍臺灣總監)

 

方昭然 入選 府展第1、3-6回

 

「臨時趕工交出的作品竟然會入選,令我有些不知所措」

面對記者採訪,還不滿16歲的青年,抓著頭惶恐的回答。

 

1938年,方昭然在朋友慫恿下,花了兩天時間趕工,以《文昌閣にて眺めた風景》(從文昌閣眺望風景)趕在第一回府展截止期限前送件,竟然順利中選。令人驚訝的是,他就讀末廣公學校時,其實對繪畫並不感到興趣。
 

家族世代住在臺南孔廟內侍奉的方昭然,公學校畢業後就在孔廟做起導覽的工作,也多次擔任大通(即司儀)。每天待在孔廟常看到有人來寫生畫畫,燃起了他的興趣,於是閒暇時開始將他從小到大生活場域畫了下來,以再也熟悉不過的孔廟作為主題,竟在沒有接受過專業美術訓練的情形下,以未滿16歲之齡入選府展。

 

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Include/GetImage.jsp?fid=4236&type=2

方昭然,《文昌閣にて眺めた風景》(從文昌閣眺望風景),1938,媒材、尺寸不明。圖像引用自臺灣總督府,《第一回府展圖錄》,臺北:臺灣總督府,1939。

 

臺南孔廟文昌閣上景象。筆者2013拍攝。

 

打開繪畫之路的方昭然,立志成為職業畫家並接受西畫家鈴木千久馬指導,之後又連續入選第三到第六回府展,選擇的題材幾乎都以臺南孔廟或廟宇有關。

 

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Include/GetImage.jsp?fid=4833&type=2

方昭然,《樂器庫》,1940,媒材、尺寸不明。圖像引用自臺灣總督府,《第三回府展圖錄》,臺北: 臺灣總督府,1941。

 

約1930年代臺南孔廟樂器庫內影像,陳列物品幾乎與方昭然畫作完全一致。

引用自Ease Asia Image Colletion:http://digital.lafayette.edu/collections/eastasia/warner-postcards/wa0007

 

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Include/GetImage.jsp?fid=14445&type=2

方昭然,《廟の朝》(廟之朝),1941,媒材、尺寸不明。圖像引用自臺灣總督府,《第四回府展圖錄》,臺北:臺灣總督府,1942。

 

《廟の朝》畫作地點推斷即為今臺南孔廟販賣部,此空間曾為方昭然之畫室。筆者2020拍攝。

 

戰後劇變繼續向前

 

1945年二戰結束,臺灣政權易手。方昭然並未停下腳步反而更加活躍。1946年入選戰後第一屆省展特選。之後前往光華女中、亞洲美僑學校任教,並積極參與美術活動,參與展覽獲獎不斷,曾與黃靜山主辦第五屆南部聯合美展。

 

 

1957年第五屆南部聯合美展於臺南社教館(原公會堂)舉辦,方昭然為主辦人之一。引用自《「臺灣南部美術協會‧南部展」之研究》,黃冬富,2016。

 

歷史畫作修復或重繪的插曲

 

在畫壇活躍的方昭然,也開始接受官方委託修復畫作。一批1935年臺灣博覽會委託畫家小早川篤四郎繪製的歷史想像畫(其中一幅為小早川再委託顏水龍繪製),原本收藏陳列於日本時代臺南歷史館(位於今中西區公所區域)二樓展示間。戰後歷史館遭軍方佔用,畫作轉往作為民族文物館的赤崁樓展示。

 

之後因赤崁樓展間漏水乏人維護,這批畫作毀損嚴重,其中三幅畫作(小早川篤四郎繪《鄭荷媾和談判》、《鄭成功立姿圖》、顏水龍繪《傳教士范無如區訣別圖》),在1969年委由方昭然修復。在文物修復觀念尚在摸索的年代,畫作修復多由畫家補筆甚至重繪,方昭然以重繪方式處理這批畫作,並簽下自己名字。多年後來龍去脈漸被遺忘,引起畫作是誰所繪的疑問。
 

圖左:方昭然重繪後之《鄭成功立姿圖》。臺南美術館典藏:https://www.tnam.museum/collection/selected/detail/6201

圖右:《鄭成功立姿圖》小早川篤四郎原作樣貌,引用自《臺灣歷史畫帖》。


在2003年中華日報的訪問中,方昭然提到曾經手國立歷史博物館壁畫的修復,並表示自己並非修護而是重繪。從這些脈絡中大致可以猜想,當年這些畫作年久失修毀損嚴重,主事者的期待可能並非成本相當高的「修復回原貌」,而是選擇請畫家依樣重新覆蓋。而臺南這批歷史畫作在2016年由臺南美術館委託南藝大古物維護團隊進行修復,運用含X光掃描在內的現代科技,確認這三幅畫作的確經過大範圍的重繪覆蓋。

 

前往日本追尋舞台

 

對於畫技求知若渴的方昭然,於1962年赴日大阪深造,除了精進畫藝以外,更開拓視野並與日本各界交流,逐漸在日本畫壇建立地位。擔任日本觀光協會藝術顧問、亞細亞航空特約畫家,並於1979年入日本籍改名東方昭然。
 

1989年,方昭然已在日本舉辦過五十幾次個展,且在臺北與舊金山辦展,並擁有日本美術家聯盟會員、現代水彩畫協會理事、審查員、新槐樹社本會會員等頭銜,在日本畫壇發光發熱。他出版個人畫集《画業50年 東方昭然画集 水絵の世界》,收錄主題遍及臺日歐美的四十幾件作品。

畫冊中含多位日本國務大臣在內的各界重要人士紛紛留言支持,方昭然出身臺南的畫作特色一再被提起。其中時任東京アーティゾン美術館館長的嘉門安雄如此評論:「方桑的畫非常明亮愉快,多數為水彩畫、且畫的是故鄉臺南的風物,整體的節奏和人產生共鳴。從他的畫可以感受到健康和活動力。不拘泥理論,而是樂在其中,畫風容易親近。」

 

回鄉辦展依戀更深

 

https://www.tnam.museum/assets/cms/images/collections/Work/archives_p0410027002045.jpg

方昭然,《臺南小西門》,創作年代待考,媒材:紙、水彩、蠟筆,41x31.5cm。臺南美術館典藏:https://www.tnam.museum/collection/selected/detail/4307

 

https://www.tnam.museum/assets/cms/images/collections/Work/archives_p0410309003935.jpg

方昭然,《孔廟大成坊》,1990,媒材:紙、壓克力,130x97cm。臺南美術館典藏:https://www.tnam.museum/collection/selected/detail/4564

 

2003年方昭然應周氏蝦捲邀請回到故鄉臺南辦展,在周氏蝦捲總店及孕育他的臺南孔廟展出。這位曾經是孔廟司儀卻意外入選府展而立志往美術發展,最後在不斷努力下,前往日本畫壇綻放光芒的傳奇人物,終於再一次回到熟悉的家寫生。記者訪問他時,他表示自己的心願是把臺灣古蹟風景畫作推廣到世界,讓世界藉由美麗的畫作認識臺灣。

方昭然的經歷,不只是一位出身日本時代臺南畫家奮鬥歷程,同時也是一段「愈在地、愈國際」的故事。

 

#名單之後087

 

參考資料:

‧〈十六歲の少年 臺展に入選 頭をかいて恐縮〉,《臺灣日日新報》,1938年10月19日,日刊5版。

‧《臺南聖廟考 完》,山田孝使,1918年8月1日。

‧《聖廟釋奠儀節》,林海籌,1933年6月4日。

‧〈臺南風物志(一)〉,《臺南文化 第1卷第1期》,賴建銘,1951年10月24日。

‧〈陳璸謁康熙記〉,《臺南文化 第3卷第1期》,林斌,1953年6月30日。

‧〈方昭然懷鄉畫展〉,《中國時報》,1985年9月22日,9版。

‧《画業50年 東方昭然画集 水絵の世界》,東方昭然,1989。

‧〈東方昭然個展〉,《聯合報》,1992年10月13日。

‧《台灣美術月報》,1994年4月。

‧《台灣美術年鑑》,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97。

‧〈八十歲東方昭然回臺南探親 再拿畫筆寫生古蹟 依戀更深〉,《民生報》2003年1月30日,CR02版。

‧〈情繫孔廟,東方昭然府城展畫〉,《中華日報》,2003年2月10日,10版。

‧〈周氏蝦捲小吃店充滿藝術味 東方昭然畫作令客人賞心悅目〉,《民生報》,2003年2月22日,CR02版。

‧〈多項專業的嵌合 文物的醫治:關於文物修復〉《南美館月訊》,臺南市美術館,2017年6月

‧〈作品狀況分析清單〉《臺南市美術館籌備處105年度典藏品維護修復》,臺南市政府文化局,2016。

‧《「臺灣南部美術協會‧南部展」之研究》,黃冬富,2016。

‧《畫我臺灣—日治時期新美術中臺籍畫家的繪畫題材》,蔡介倫,2018。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