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3

 

我,是油彩 
文/陳澄波、翻譯/李淑珠、潤飾/蕭瓊瑞

 

我,是油彩!
不知生於何處,
也不知何時被人送進工廠。
但在許多女工的清洗、處理後,
漸漸成了一塊原料。
之後,暫時與世隔絕,
又被運送往另一家工廠。
在那裡,
吱戛吱戛的吵雜聲中,
我們都成了粉末。
接著送進篩子裡過濾,
我的許多好朋友都因此遭到了淘汰。
咯嗒咯嗒聲中,
我們再被塞進長長的管子裡,
注入了水,
往上浮的,
和往下沈的,
就這樣被分離開來。
自然,也有位於兩者之間的。
但是工人們低聲地說:
不行!還必須再淘汰一些。
我們聽了,
都覺得十分喪氣。
但接下來,
沒有被淘汰的,
有的被放入油裡加工,
有的被加入水中補充糖分。
然後,
又打又捏,
經過一番搓揉,
終於成為一塊塊有著黏性的油土。
接著,
便被分裝到鉛管中,
再貼上
青、紅、黃、橘……
等等不同名稱的標籤;
並分裝成盒,送到市場,
和大家見面。
不久,
一位畫家把我買去。
他抬起頭
看了看眼前的山,
決定了構圖,
便把我們從鉛管中擠出,
一層
又一層……
厚厚地塗抹到畫布上去。
作品終於被送到了會場,
無數的讚美和喝采!
「啊!好啊!
真是好畫!
好美的顏色!
這畫的感覺真好!」
然而,有誰能瞭解:
我和朋友們,
在這之前,
所嘗受到的種種辛酸與痛苦?

─《臺灣藝術》第4號(臺陽展號),頁20,1940.6.1,臺北:臺灣藝術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