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6

 

【名單之後】石山定俊:從南師到青辰,從《小憩》到《孔子廟》

撰文|王德合(台南應用科大美術系兼任講師,東海大學美術研究所碩士,藝術創作者)

 

石山定俊 入選 府展第4、6回

 

曾經入選「總督府美術展覽會」第4、6回的日籍畫家石山定俊,在台灣美術史研究中幾乎完全被遺忘,中研院建置的「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資料庫」,也僅見其活動於嘉義地區、住於北港街等資訊,其它皆付之闕如

 

石山定俊畢業於台南師範學校(今台南大學)公學師範部演習科,[1]從中研院臺史所「臺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檢索結果得知他在1936-1939年任教於水林公學校(今雲林縣水燦林國小),1941-1945年轉任至北港國民學校。再查詢台南大學學籍檔案,得知石山定俊於1916年出生,並於1930年入學台南師範學校(後文均簡稱南師)公學師範部普通科,1936年自演習科畢業。[2]

 

嘉義因交通便利與開發較早,一向為雲嘉地區樞紐。石山定俊南師畢業後即任教於臨近嘉義的水林和北港地區,因此也與嘉義畫壇有著往來與交誼。 1936年,嘉義畫家張義雄、翁崑德與林榮杰於嘉義公會堂舉行「洋畫三人展」,合照中可見石山定俊之身影(圖1)。1940年適逢日本皇紀2600年,當年12月嘉義舉辦的「奉祝展覽會」,石山定俊也列身於該展紀念照中(圖2)。以上兩張照片之合影者,皆為當時嘉義畫壇重要人物,可見石山定俊雖年輕卻頗受重視。

圖1 1936.8.15-16張義雄(右四)、翁崑德(左四)與林榮杰(右三)舉行「洋畫三人展」於嘉義公會堂。左三為陳澄波(指導)、右一石山定俊、右二翁焜輝。

圖2 1940.12.15奉祝展覽會紀念照於嘉義公會堂。
前排左起:林榮杰、翁焜輝、陳澄波、張李德和、矢澤一義、林玉山、蔡欣勳、盧雲生
後排左起:池田憲男、石山定俊、翁崑德、戴文忠、黃水文、李秋禾、莊鴻運、朱芾亭

 

1940年,「青辰美術協會」在嘉義成立,是嘉義第一個西畫團體,並請陳澄波擔任顧問,石山定俊亦是會員之一。日治時代嘉義地區的繪畫風氣興盛,但東洋畫人數及畫會活動皆遠多於西洋畫,「青辰美術協會」或有引領嘉義西畫創作風氣之企圖。創會成員翁焜輝在他編輯的「記錄帖」(圖3)中,詳細記錄了該會1940年5月至1941年3月間的歷次聚會與展覽資訊,其中於第四回研究會有「新正會員:……石山定俊:北港(尋常高等小)學校」之文字紀錄,第六回研究會他也列名於出席者中。「記錄帖」中也詳列協會展出之作品清冊,然未見石山定俊之作品參展。

圖3 《青辰美術協會皇紀二六零零年記錄帖》,1940,翁永真收藏。

 

1941年,石山定俊以《小憩》一作入選第四回府展(圖4)。畫中女士倚門而坐、望向門外庭院。石山將女士安排於畫面左下角的室內門邊,逆光幽暗的身影、向內延伸的地板和右側木門,形成封閉而沉重的前景空間。畫面前方則是大面積明亮的庭院景物,右側結構分明的屋角和具有南國風情的木瓜樹,形成戶外視覺的焦點。室內與室外、暗黑與明亮,畫面營造出鮮明的空間層次與對話關係。

圖4 石山定俊,《小憩》,1941,第四回府展。
圖像引用自中央研究院「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石山定俊在加入「青辰美術協會」之前,繪畫學習從何而來?經查閱1933年之公學師範部授課時數表,[3]普通科和演習科男學生每學年每週均有2小時「圖畫、手工」的必修課程,演習科學生另可能選修1-4小時「圖畫、手工」課程,學校教育應該即是石山的主要學習途徑。石山在校期間,南師有兩位美術科班教師:山本磯一、名島貢。山本磯一東京美術學校師範科畢業,1923-1946年任教南師,曾入選臺展4回及無鑑查展出;名島貢東京高等師範學校圖畫手工科畢業,1929-1934年任教南師,曾入選臺展和府展共8回。石山與兩位老師的學習深淺尚待考證,不過名島貢在1936年入選第10回臺展的作品《林家庭園》(圖5),在構圖手法上與石山的《小憩》倒有幾分相似,或許即是南師時期的師承影響。

圖5 名島貢,《林家庭園》,1936,第10回臺展。圖像引用自中央研究院「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1943年,石山定俊再以《孔子廟》入選第六回府展(圖6),該畫是臺南孔廟文昌閣與明倫堂(前景)的寫生之作。石山在南師就學6年,對臺南景物自然具有感情,對照該畫與今日場景(圖7),除了前景樹木長大後遮掩了文昌閣部分景觀,其它幾無二致。

圖6 石山定俊,《孔子廟》,1943,第六回府展。圖像引用自中央研究院「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圖7 今日臺南孔廟之明倫堂與文昌閣。

 

臺南孔廟是很多畫家鍾愛寫生的景點,文昌閣又以獨特而具韻律感的建築造型受青睞,梅原龍三郎、廖繼春等知名畫家都曾畫下與石山定俊相同的場景。梅原龍三郎是亟欲探討油畫東方化的日本知名畫家,他在1933年首度到台灣旅行,廖繼春即邀請他到台南寫生,[4]因而畫下《台灣風景》一作(圖8)。很巧合的,廖繼春參加第六回府展的作品《臺南孔子廟》(圖9)也取景文昌閣。今日已無緣見到石山定俊參加府展的原作,然而從黑白圖錄中,仍可見到對比性強烈的筆觸運用,與梅原龍三郎、廖繼春的作品對照,似乎有著風格上的幾分神似。石山定俊是否曾與兩人有過交集或受間接影響?答案仍有待史料的探討與深掘。

圖8 梅原龍三郎,《台灣風景》,1933,油畫。圖版引自林曼麗總編輯,《「日本近代洋画大展」展覽圖錄》(臺北市:臺北教育大學MoNTUE北師美術館,2017),頁131。

圖9 廖繼春,《臺南孔子廟》,1943,第六回府展。圖像引用自中央研究院「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名單之後050

 

[1] 〈卒業證書授與〉,《臺灣總督府府報》,第2652號,1936年4月7日,頁22。

[2] 石山定俊1930-1936就學台南師範學校,學制是普通科5年加演習科1年。參閱鄭政誠,《南臺灣的師培搖籃:殖民地時期的臺南師範學校研究(1919-1945)》(臺北市:博揚文化,2010),頁36-42。

[3] 鄭政誠,《南臺灣的師培搖籃-殖民地時期得臺南師範學校研究1919-1945》,頁41-42。

[4] 李欽賢,《追尋台灣的風景圖像》(臺北市:台灣書房,2009),頁5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