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8

 

【名單之後】南法、臺灣、日本:岡田穀的繪畫生涯與家族逸事

撰文|劉錡豫(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藝術史研究所碩士生)

 

岡田穀 入選 府展第3

 

在介紹本次登場的畫家岡田穀之前,要先將時代拉回2018年。這年10月,一位20歲的女大學生初出茅廬,在日本舉辦的一場選美選拔中脫穎而出,成為2019年度的「國際小姐」(ミス・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日本代表,她的名字叫做岡田朋峰。[1]

 

岡田朋峰深邃的五官,帶有些許的歐美人種特徵,這點其實遺傳自她的父親,即已故的日本著名藝人岡田真澄。岡田真澄的母親是丹麥人,而父親正是本篇的主角岡田穀,所以,岡田朋峰其實有四分之一的外國血統。

 

值得一提的是,1935年出生於法國南部的岡田真澄,年少時也曾隨著父親岡田穀,來到日本統治下的臺灣求學。他的父親則參與了當時臺灣總督府所舉辦的美術展覽會,活躍於畫壇。

 

然而,這對父子為什麼會來到臺灣呢?

 


圖左:岡田朋峰。(出處:日刊スポーツ<https://nikkansports.com>)
圖右:1940年總督府美術展覽會新入選的畫家們,照片最下面的就是岡田穀。(出處:《臺灣日日新報》,1940年10月22日,第7版)

 

故事要從岡田穀的人生開始說起。西元1888年,岡田穀在日本兵庫縣出生。關於他早期的生命歷程,我們所知有限,但可以確定的是,岡田穀大約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離開了日本,前往歐美遊歷。期間,他曾在美國紐約短暫駐留,後來輾轉經過西班牙,並於一戰結束後抵達法國巴黎。[2]

 

此時的法國,匯聚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畫家,他們在畫布上競逐著彼此的夢想。而在這群畫家之中,當然也包含許多的日本人。同一時期的巴黎,正好是夏卡爾、畢卡索、莫迪里亞尼、藤田嗣治等大師級人物活躍的舞台。畫家們在這裡彼此交流,激盪出不同的靈感及火花。

 

也是在巴黎,岡田穀結識了來自東歐的畫家柴姆.蘇丁(Chaïm Soutine),兩人成為朋友。這位擅長表現主義風格的畫家,據說性格憂鬱且神經質,有著相當曲折的人生經歷。1920年代,蘇丁決定離開巴黎,前往法國南部。岡田穀也跟著他的腳步,來到位於南法的拉戈德(La Gaude)居住。[3]


圖左:柴姆.蘇丁,《拜訪卡涅(Cagnes)》,1924-25,大都會博物館藏。
圖右:1916年莫迪里亞尼為蘇丁所繪的肖像,兩人是很好的朋友。華盛頓國家藝廊藏。

  
圖左:岡田穀描繪位於拉戈德的噴泉。(出處:“Qui possède un tableau de Minoru Okada,” p. 6)
圖右:岡田穀及其家庭於拉戈德的合影。(出處:《臺灣日日新報》,1940年1月16日,第7版)

 

在南法,岡田穀與來自丹麥的英格博格.塞瓦爾德森女士(Ingeborg Sevaldsen)結婚,[4] 生下長子岡田泰美及次子岡田真澄。[5] 刊登在《臺灣日日新報》的一幀老照片裡,岡田穀在法國的家庭生活看似圓滿,但他的生活並不優渥。據說,有時岡田穀還得靠著幫畫具店的老闆按摩來換取畫具材料。同時,他也必須用畫作跟拉戈德的鎮民們交換生活所需,以持續進行創作。[6]

 

也是在經濟拮据的時刻裡,岡田穀的朋友──知名的劇作家岸田國士伸出了援手。先前,岸田國士在巴黎曾接受岡田穀的幫助,這回則輪到他幫忙岡田,在東京銀座的日動畫廊舉辦個展。[7]

 

但是,在這場個展舉辦後沒多久,歐洲又再次陷入了戰火中。

 

1930年代後期,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法國淪為首當其衝的前線戰場。為了避難,岡田穀一家回到了日本,並輾轉來到臺灣。這個決定可能跟岡田穀的兄弟們也在臺灣工作有關,他的弟弟岡田廣於總督府殖產局任職,另一位弟弟則是自小就由宇田家領養的宇田繁,那時他正擔任基隆市的議員。[8]

 

於是乎,從神戶出發的「內臺聯絡船」蓬萊丸,就這麼載著岡田穀一家,來到位於南國的海島臺灣。在基隆港,岡田穀與他的兩個弟弟終於重逢,兄弟間的前一次聚首,已是二十餘年前的事情。[9] 從此,岡田穀一家便居留在臺灣,直到戰爭結束。

 

旅歐多年、初訪臺灣的岡田穀,對這座島嶼上的風景及各式各樣的建築景觀,應留有良好而深刻的印象。1940年初,岡田穀接受《臺灣日日新報》的邀請,撰文分享他對臺灣的感受。文中,他如是說道:

 

臺北的都會與北美的小鎮頗有相似之處。汽車(幸好臺灣沒有電車)行駛的車速不快,寬闊的街道乾淨整潔。與四個月前所通過的巴拿馬運河旁的山姿水態也頗為相似。臺灣的拱式步道,也與記憶中巴拿馬運河入口的克里斯多福城(Cristóbal),以及義大利城市的大街相近。[10]

 


圖左:岡田穀與英格博格的合影。(出處:私人收藏)
圖右:岡田穀與英格博格抱著岡田泰美。(出處:〈岡田穀氏訪問記〉,《臺灣藝術》,1940年4月1日)

 

生命經驗頗為特殊的岡田穀,加入臺灣畫壇以後受到媒體關注,多次接受採訪。而在1940年的第三回「總督府美術展覽會」當中,岡田穀也以自己的歐洲見聞為題材,出品了《南欧葡萄のとり入れ》(南歐葡萄採收),描繪南法採收葡萄的景象。[11] 在戰爭的陰影下,這樣的作品可以說短暫地替充斥著「時局色」的府展會場帶來了不同的風情。即便只能透過黑白影像欣賞他的作品,我們仍能感受到畫中那悠閒恬靜的氛圍,以及濃濃的南歐異國情調。


岡田穀,《南欧葡萄のとり入れ》,1940。(出處:第三回府展圖錄)

 

戰爭結束後,岡田穀一家也被迫遣返。之後,他的兩個兒子都在戰後的日本演藝界有相當不錯的發展:長子岡田泰美,以藝名” E・H・エリック(E. H. Erick)” 活躍於影視圈,還擔任過樂團披頭四在日本公演時的主持人。

 

次子岡田真澄同樣演出過相當多的作品,跨足電影、舞台劇、戲劇、綜藝節目,著名的作品有《夫婦百景》(1958)、《沉睡的森林》(眠れる森,1998),也在《富豪刑事》(2005)等劇客串配角。另外,如本文開頭所述,甫榮獲日本國際小姐的岡田朋峰則是岡田真澄的女兒,而岡田家族的第三代們也都活躍於影視、藝術、文學等各個領域,成績斐然。


E. H. Erik(岡田泰美)接待初抵日本的披頭四。(出處:”The Beatles ‎– Live in Japan” , 1966)


在《富豪刑事》中,岡田真澄飾演一位美術館館長三井孝信。(出處:《富豪刑事》第二集)

 

近幾年,前文曾經述及的南法拉戈德鎮,當地居民重新注意到曾經在戰前長年旅居該地的岡田穀,並開始四處蒐集這位日本畫家遺留在鎮上的畫作。對他們而言,岡田穀的作品等於為他們保留了百年前拉戈德小鎮的樣貌,彌足珍貴。[12]

 

2015年9月,小鎮舉辦了一場關於岡田穀的回顧展,岡田泰美的女兒,知名作家岡田美里也受邀參加。這段跨越了海洋與國界的歷史記憶,似乎也因為這場展覽而重新得到串聯。而,就像許多尚待發掘的前輩畫家們的作品一樣,在臺灣,也許還留存著更多岡田穀的畫作,正準備訴說這位畫家的故事。


2015年拉戈德當地刊物對岡田穀的相關報導。(出處:”Le peintre OKADA, Gaudois d’adoption et les Journées du Patrimoine”, p.17.)

 

  • 感謝岡田美里女士在百忙之中仍願意提供有關其祖父的資料,以及收藏家許朝南先生提供岡田穀畫作的影像,在此一併致謝。

 

撰文|劉錡豫

#名單之後043

 

[1] 〈故岡田真澄さん1人娘がミス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代表〉,《日刊スポーツ》網站,網址: https://www.nikkansports.com/enter

tainment/news/201810230000720.html,2019年8月28日瀏覽。

[2] 〈碧眼の夫人を伴ひ岡田穀畫伯が來臺 南佛からこの程歸朝〉,《臺灣日日新報》,1940年1月16日,第7版。

[3]Qui possède un tableau de Minoru Okada,” LA GAUDE (La Gaude), 6 June 2015, p. 6.

[4] 附帶一提,英格博格的姊姊愛琳.塞瓦爾德森(Eline Sevaldsen),是著名的哥本哈根美人魚雕像的模特兒。”Le  peintre OKADA, Gaudois d’adoption et les Journées du Patrimoine”, Magazine Municipal La Gauda (La Gauda), 2015, p.17.

[5] 〈碧眼の夫人を伴ひ岡田穀畫伯が來臺 南佛からこの程歸朝〉。

[6] 岸田國士,〈岡田穀君の個展〉。《時・処・人》(京都:人文學院,1936),頁328。

[7] 岸田國士,〈岡田穀君の個展〉。頁326-328。

[8] 〈岡田廣(任府技手;殖產局勤務ヲ命ス)〉,《進退原議公文類纂》,10252冊號,1937.2.1;谷元二,《大眾人事錄》(第十三版,東京市:帝國密祕探偵社,1940),頁6。

[9] 〈碧眼の夫人を伴ひ岡田穀畫伯が來臺 南佛からこの程歸朝〉。

[10] 譯自〈臺灣初見參(一)〉,《臺灣日日新報》,1940年3月3日,第6版。

[11] 作品名稱沿用臺灣美術展覽會資料庫翻譯。網址: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2019年9月9日瀏覽。

[12]Qui possède un tableau de Minoru Okada,” p. 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