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庭

My Family

1931

畫布油彩Oil on canvas

91×116.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細節繁複的畫面裡,你會注意到什麼?是桌面上的物件,還是人物的表情?或是懸掛在牆壁上的那兩幅畫?

在陳澄波的藝術生涯當中,這是一幅至為重要、卻也不易閱讀的一件作品。透視原則的打破、光影的變化、桌面物件的選擇……每一個環節,或許都藏著一個秘密。如果現在,你也要畫一幅《我的家庭》,你又會在畫面裡呈現什麼呢?

 

1. 妻子

畫家將妻子張捷安排在正中央,或也提示了她對整個家庭的重要性。在陳澄波赴日求學期間,張捷扛起家計,獨力扶養三個小孩,支持著丈夫的生涯與事業。在陳澄波歿後,仍是張捷默默守護著他的畫,直到重見天日的那一刻。

 

2. 打破視覺恆常性

看向這幅畫,我們同時俯視著半圓形桌面上的一切物件,卻又平視著圓桌後方的人物群像。這種打破透視原理的作法,能夠擴增畫面裡的空間容量。在陳澄波的畫裡,這類異常的視覺感受,反映了他對繪畫表現手法的另類思考。

 

3. 光影

除了兩種透視角度的並置之外,這幅畫的光影變化也值得注意。畫面當中,主要的光源來自右側,每個人物的影子因此都向左側投射於牆面上,只有陳澄波的影子方向與其他人相反。這一細節的安排,又反映了什麼樣的想法呢?

 

4. 老照片與人物衣著

在1931年的上海,陳澄波與他的家人們也曾前往照相館,留下一幀全家福式的合影。仔細觀察這張照片,我們會找到畫中人物的種種衣著,像是陳澄波所穿著的大衣與手套,兩個女兒身上的披肩,以及小兒子頭上的毛線帽,等等。

PH1_079 1931年攝於上海。右起為長女陳紫薇、妻子張捷、次女陳碧女、陳澄波、長子陳重光與六堂弟陳耀棋。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

 

5. 物件

這幅畫裡的陳澄波手持調色盤與畫筆,他的大女兒已開始讀書習字,年紀最小的兒子則似乎持著波浪鼓一類的玩具。所有這些物件的安排,反映了畫中每個人物的生命情狀。而擺在二女兒手裡的長方形圖像,你覺得會是什麼呢?

 

6. 《普羅繪畫論》

封面細節相當清楚的一本書,這是1930年出版的《普羅繪畫論》(プロレタリア繪畫論),談論的是以普羅大眾為主題與對象的藝術潮流。儘管陳澄波的畫並未表現出類似傾向,但畫裡的這本書,或也反映了他對此一思潮的關注。

 

7. 「新華」

信封上的文字雖然模糊,但左側收件地址的欄位裡,仍可辨識出「新華」兩字,這是陳澄波在1929年以後於上海任教的「新華藝術專科學校」。旅居中國期間,他也曾在別的美術教育機構任職,並結識了不少知名的中國近代畫家。

 

8. 陳澄波的家庭生活速寫

在陳澄波的素描作品當中,我們也能找到一些以家庭生活為主題的速寫。這位經常在外旅行的畫家,與家人朝夕相處的時間其實不是太多。不過,留在紙頁上的這些溫馨場景,仍然能夠讓我們感受到畫家對於家人的關愛與情感。

家族,年代不詳,紙本鉛筆,29×38cm,私人收藏。

 

9. 作畫年代

1931年2月,陳澄波在一篇文章裡提到自己近來「為家人完成一件五十號的畫」,信中所說的這幅畫,或許就是《我的家庭》。此外,1931年11月誕生的三女兒,並未出現在這幅畫裡,故可推估陳澄波的作畫年代更早於這一時間點。

 

細節繁複的畫面裡,你會注意到什麼?是桌面上的物件,還是人物的表情?或是懸掛在牆壁上的那兩幅畫?

在陳澄波的藝術生涯當中,這是一幅至為重要、卻也不易閱讀的一件作品。透視原則的打破、光影的變化、桌面物件的選擇……每一個環節,或許都藏著一個秘密。如果現在,你也要畫一幅《我的家庭》,你又會在畫面裡呈現什麼呢?

 

1. 妻子

畫家將妻子張捷安排在正中央,或也提示了她對整個家庭的重要性。在陳澄波赴日求學期間,張捷扛起家計,獨力扶養三個小孩,支持著丈夫的生涯與事業。在陳澄波歿後,仍是張捷默默守護著他的畫,直到重見天日的那一刻。

 

2. 打破視覺恆常性

看向這幅畫,我們同時俯視著半圓形桌面上的一切物件,卻又平視著圓桌後方的人物群像。這種打破透視原理的作法,能夠擴增畫面裡的空間容量。在陳澄波的畫裡,這類異常的視覺感受,反映了他對繪畫表現手法的另類思考。

 

3. 光影

除了兩種透視角度的並置之外,這幅畫的光影變化也值得注意。畫面當中,主要的光源來自右側,每個人物的影子因此都向左側投射於牆面上,只有陳澄波的影子方向與其他人相反。這一細節的安排,又反映了什麼樣的想法呢?

 

4. 老照片與人物衣著

在1931年的上海,陳澄波與他的家人們也曾前往照相館,留下一幀全家福式的合影。仔細觀察這張照片,我們會找到畫中人物的種種衣著,像是陳澄波所穿著的大衣與手套,兩個女兒身上的披肩,以及小兒子頭上的毛線帽,等等。

PH1_079 1931年攝於上海。右起為長女陳紫薇、妻子張捷、次女陳碧女、陳澄波、長子陳重光與六堂弟陳耀棋。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

 

5. 物件

這幅畫裡的陳澄波手持調色盤與畫筆,他的大女兒已開始讀書習字,年紀最小的兒子則似乎持著波浪鼓一類的玩具。所有這些物件的安排,反映了畫中每個人物的生命情狀。而擺在二女兒手裡的長方形圖像,你覺得會是什麼呢?

 

6. 《普羅繪畫論》

封面細節相當清楚的一本書,這是1930年出版的《普羅繪畫論》(プロレタリア繪畫論),談論的是以普羅大眾為主題與對象的藝術潮流。儘管陳澄波的畫並未表現出類似傾向,但畫裡的這本書,或也反映了他對此一思潮的關注。

 

7. 「新華」

信封上的文字雖然模糊,但左側收件地址的欄位裡,仍可辨識出「新華」兩字,這是陳澄波在1929年以後於上海任教的「新華藝術專科學校」。旅居中國期間,他也曾在別的美術教育機構任職,並結識了不少知名的中國近代畫家。

 

8. 陳澄波的家庭生活速寫

在陳澄波的素描作品當中,我們也能找到一些以家庭生活為主題的速寫。這位經常在外旅行的畫家,與家人朝夕相處的時間其實不是太多。不過,留在紙頁上的這些溫馨場景,仍然能夠讓我們感受到畫家對於家人的關愛與情感。

家族,年代不詳,紙本鉛筆,29×38cm,私人收藏。

 

9. 作畫年代

1931年2月,陳澄波在一篇文章裡提到自己近來「為家人完成一件五十號的畫」,信中所說的這幅畫,或許就是《我的家庭》。此外,1931年11月誕生的三女兒,並未出現在這幅畫裡,故可推估陳澄波的作畫年代更早於這一時間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