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舊砲台遺跡-SB20:35.11.14

Tamsui Old Gun Emplacement Monument-SB20: 35.11.14

1935

紙本鋼筆Pen on paper

13.5×18.2cm

私人收藏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英文版 日文版 韓文版 法文版 德文版 西班牙文版 印尼文版 越南文版 泰文版

文/陳韋聿

古戰場已沒有了煙硝味,破敗的遺跡裡盡是寧謐安詳。滬尾砲臺只餘下一片斷垣殘壁,數十年前法、日軍隊的砲火聲響都已渺遠。牆的背面曾發生一場爆炸,在陳澄波的年代,堡壘坍塌的痕跡猶存。[1]視線越過城牆,是鄰近球場的房舍屋頂,清朗的天空裡還有飛鳥翱翔。最遠方的兩座山見證了歷史流轉,人世一夕數變,只有山依然蒼翠。

 

1. 滬尾砲臺

滬尾砲臺建築於中法戰爭期間,一度毀於法軍砲火,[2]戰後由劉銘傳新聘德國技師修建完成,並題名為「北門鎖鑰」。砲臺的設計與工法都引用19世紀末歐洲的先進技術,但在日本時代被殖民政府所廢置。

 

2. 兵舍

砲臺內原本存在一座四合院式的兵舍,供駐守此地的軍人起居。日本時代,逐漸破敗的砲臺成了旅遊手冊裡的特色景點,[3]吸引遊人駐足。到了陳澄波作畫的1935年,砲臺裡的兵舍只餘下畫中的一面殘牆,到今天仍留有部分遺跡。

 

3. 高爾夫球場的歐式房舍

在城牆與樹叢背後露出半截屋頂的房舍,是淡水高爾夫球場的會館,也是日本時代富商名流的交誼場合。當時的企業家三卷俊夫形容這座球場有老樹、有涼風,有大屯山與觀音山的環抱,還能欣賞帆船的河上漫遊,風景美不勝收。

1945年的美軍航照影像裡,我們可以在四方型的滬尾砲臺右下角,看見淡水高爾夫球場會館的屋頂。

老照片裡的淡水高爾夫球場會館一隅。岡田紅陽撮影,《臺湾囯立公園寫真集》,1939。

 

4. 老虎窗

凸出於屋頂斜面上的三角形天窗是「老虎窗」。[4]淡水的其他一些洋樓建築,例如馬偕故居、理學堂大書院等等,都能見到類似的設計。但這幢洋樓可能為了採光上的考量,窗面開得更大。

理學堂大書院與馬偕故居的屋頂,皆能見到老虎窗的設計。

 

5. 親子

戴帽子的小女孩以及撐傘的大人,頻繁地出現在陳澄波的作品當中。著名的幾幅油畫,如〈夏日街景〉、〈嘉義街景〉,也能見到這兩種點景人物的並置。

陳澄波,〈夏日街景〉,1927,畫布油彩,79×98cm,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陳澄波,〈嘉義街景〉,1934,畫布油彩,91×116.5cm,私人收藏。

 

6. 面天山與向天山

從淡水砲臺朝東方遠望,左右兩個渾圓的山頭分別是面天山與向天山,皆屬於大屯火山群。左側較低矮的小山頭則是巴拉卡山,日本時代臺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便生長於山腳下一座名為車埕的小村莊裡。

 


[1]  李乾朗主持,《臺北縣國定古蹟滬尾礮臺修復或再利用計畫》(臺北:臺北縣政府文化局,2010)頁44-45

[2] 北門鎖鑰即《法軍侵臺始末》地圖所記之「新礮臺」(FORT NECF),這是歷史學者周宗賢的推論,參見氏著,〈江頭礮臺──中法戰爭被遺忘的礮臺〉,收錄於氏著,《淡水──輝煌的歲月》(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07),頁51

[3] [日]柴山愛藏,《臺灣之交通》(臺北市:臺灣交通研究,1925),頁104

[4] 李乾朗,《臺灣古建築圖解事典》(臺北:遠流出版社,2003),頁199-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