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公園

Chiayi Park

1937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91×116.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這幅全景畫收集嘉義公園裡角落風景,細節卻不減省,視線由近到遠,彷彿好奇的孩子亟欲探索每個角落。人工造景的公園裡,溪流與道路有計畫地縱橫蜿蜒,與樹木的枝條曲折交錯成複雜的風景。林木一向是陳澄波畫作當中著重表現的一個子題,畫中草木的樣態繽紛,是現代化的公園才能見到的奇景,或許也是畫家意欲表現的主題。


1. 草木的樣態

畫中枯木與翠綠植物並陳的模樣,與公園建設目的有不小關係。當時認為公園是文明教育、統治成果展示以及休閒娛樂的空間,反映在植被種植上,就有從溫帶到熱帶植物的種植,營造南國臺灣的生態多樣性。[1]

2. 中式建築

畫中樹叢後可見一棟中式樓閣。其實,日治時期嘉義公園內存在許多中式建築,像是陳澄波的素描《嘉義公園(3)》也能看到相關描繪,只可惜無法確定其方位。除此之外,在公園內福康安紀功碑、震災紀念碑等也都具中國元素。


陳澄波的素描《嘉義公園(3)》

3. S行道路

這幅畫透過S型道路,為畫面空間營造出距離的層次感。他更曾在另一幅畫〈淡水中學〉的陳述中對作畫曲線安排談道:「一曲山路由遠而近,在畫面上構成一條弧度,不但襯托出景的距離感,也為畫面製造了流動的氣勢。」[2]

4. 溪流

嘉義公園內的溪流並非人為挖掘引水形成,早在公園興建之前,這片山仔頂便有溪水從中央流過,周遭檳榔樹林密布,是自然形成的美景。公園便在如此基礎上引水入池,埋設鐵管形成飛瀑景色,佈置有礫石,呈現另一種風情。[3]

5. 遊客

日治時期隨計時概念引進臺灣,開始有上下班轉換,下班後也形成休閒時間,來到公園散步則是最普及的休閒娛樂。[4]由此來看嘉義公園,便是嘉義人休閒的好去處,尤其夏日時節,園內的樹木叢茂、溪流清冽,更是片納涼勝地。

6. 路燈

除此畫外,陳澄波在許多臺灣風景畫中,並不避免將路燈畫入,展現南國的現代性與文明。[5]當局統治臺灣後多次施行市區改正計畫,讓都市的風貌一變,寬敞的街道、電力與排水設施、公園與博物館等宣告「摩登時代」的到來。[6]

7. 狗

在陳澄波的畫中央,有趣地站立一隻黑狗。其實臺灣對「狗」並不陌生,早在史前文化裡,就可以發現飼養著狩獵與看護之用的狗,甚至延續到十七、十八世紀的采風圖也可以看到狗隨著獵人獵捕梅花鹿的身影。[7]


[1] 黃采瑩,《日治時期城市公園圖像研究》,頁55

[2] 蕭瓊瑞,〈陳澄波作品中的空間表現及其相關問題〉,收於《島嶼色彩─臺灣美術史論》(臺北:東大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97),頁348

[3] 〈嘉義公園工事〉,《臺灣日日新報》,1911.06.13,第二版;〈嘉義公園工程〉,《臺灣日日新報》,1911.06.15,第二版;杉山靖憲,〈嘉義公園〉,《臺灣名勝舊蹟誌》(臺北:臺灣總督府,1916),頁305-306

[4] 呂紹理,《水螺響起:日治時期臺灣社會的生活作息》,臺北:遠流出版社,1998;呂紹理,〈日治時期臺灣的休閒生活與商業活動〉,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籌備處主編,《臺灣商業傳統論文集》(臺北: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籌備處,1999),頁357-397。。

[5] 邱函妮,〈陳澄波繪畫中的故鄉意識與認同─以《嘉義街外》(1926)、《夏日街景》(1927)、《嘉義公園》(1937)為中心〉,頁275-282

[6] 黃采瑩,《日治時期城市公園圖像研究》,頁43

[7] 何進勳,〈十七、十八世紀平埔族的狗〉,《臺灣博物季刊》第25卷第2(2006.06),頁44-47

曲折的道路,蜿蜒的溪流,視線游移在畫家佈置的迷宮裡,一不小心就要在複雜的景物線條當中迷失了路。眾多枯樹的枝椏在畫布周圍恣意蔓衍,與畫面中央那株枝葉繁茂的熱帶植物形成了鮮明對比。象徵文明與秩序的公園景觀裡,各種草木的生長樣態卻表現了不受拘束的生命力。循著階梯走入畫境,你也能感受到自然世界的變化萬千嗎?

 

1.公園

日治時期,隨著殖民政府引進西方現代的都市規劃概念,臺灣各大城市紛紛開始建造公園,為居民提供休閒遊憩的公共空間。而在1910年,嘉義公園也在市區東方的山仔頂一帶正式落成,此後成為最具地方代表性的風景名勝之一。

 

2. 熱帶植物

顏色、型態殊異的各色樹種,分布在畫面上的各個角落。如此多元紛呈的自然風景,其實出自人為的設計。嘉義公園在建造之初,主事者便刻意移植各種熱帶植物到園內栽種,試圖為這座公園打造一種具有南國風情的特色景觀。

 

3. 太保樓

兩層樓的中式亭閣,特別是二樓牆面中央的窗孔,這一建築物可能是早年存在於嘉義公園內的「太保樓」。太保樓原先是嘉義縣城東門上的城樓,城牆拆毀之後城樓移置他處,1928年又移建到公園當中,成為園內的一種特色古蹟。

PH7_078舊嘉義城東門。陳澄波所遺留的老照片中,也能見到仍然矗立在嘉義縣城東門上的太保樓身影。

 

4. 路燈

1905年,由發電廠供電的街燈點亮了臺北的黑夜。隨著電力事業在全島各地迅速發展,街燈也迅速出現在各大城市的街道與公園當中。陳澄波親身經歷了電燈開始普及的年代,初次見到電力帶來的光亮,一定也曾令他感到震撼吧!

 

5. 黑狗

陳澄波的風景畫裡,偶爾會出現一隻黑狗點綴在畫面當中。翻開這位畫家遺留的素描簿,我們會找到兩幅以狗為題的速寫。此外,他還留有一張抱著狗的全身照。儘管家裡並不養狗,但陳澄波應該還是蠻喜歡親近這種動物的吧!

狗-SB09(30.11-32.7),約1930-1932,紙本鉛筆,18.2×12cm私人收藏

 

6. 公園作為畫題

公園是陳澄波作品當中相當常見的取景地點。在東京、上海、蘇州、臺北,我們都能看到他的公園風景畫。對於這位關注現代事物、同時熱衷表現自然風土的畫家而言,兼具兩種景觀要素的公園,或許會是最理想的作畫場所吧。

PH1_058 約1930-1932年陳澄波抱狗攝於上海寓所前。

出處不詳

參展1943年第9回臺陽展
1.《臺灣美術全集1:陳澄波》p.130-131,1992.2.28(初版),臺北:藝術家出版社
2.《油彩‧熱情‧陳澄波》p.124-125,2000.1(二版一刷),臺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3.《陳澄波作品集─藏寶圖 肆》p.113,2005.1,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4.《璀璨世紀:陳澄波與廖繼春作品集》p.121,2010.12(初版),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5.《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p.90-91,2011.10,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6.《陳澄波畫作精選集》p.202,2011.12.30,嘉義:財團法人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
7.《尊彩貳拾週年暨陳澄波彩筆江河紀念專刊》p.181,2012.5,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8.《澄海波瀾──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南首展》p.238,臺南:臺南市政府
9.《南方豔陽──20世紀中國油畫名家陳澄波》p.209,北京: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
10.《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作品集》p.291,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
11.《藏鋒──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北》p.179,台北: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