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載而歸

Back from a Full Catch

1936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72.5×90.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英文版 日文版 韓文版 法文版 德文版 西班牙文版 俄文版 印尼文版 越南文版 泰文版

文/陳韋聿


從小鎮北方的山坡望向淡水,大路上的行人正朝著遠方紅瓦厝的群落移動。越過市街,就是港岸,冒著煙的輪船停泊在棧橋旁,表現了商港的些許朝氣。鼻仔頭外的淡水河蜿蜒如絲帶,橫過上方的小坪頂山將全幅風景收攏於畫面裡。這個小鎮邊緣的風景,較少為其他畫家注意。別出心裁的取景角度,也反映了陳澄波對在地生活的仔細體察。

 

1. 大路上的行人

天色將明未明,這是淡水的清晨時分。住在「城仔口」以北,早起出門採買的民眾,以及挑著扁擔的小生意人,齊齊走向還未全然甦醒的小鎮。循著電線桿的指引,跟著人群的腳步緩緩前行,你是否也期待著市街上的風景呢?

 

2. 施合發商行的木材

來自中國福州或日本北海道的進口杉木,整齊地堆疊在河岸邊,準備送進「施合發商行」的木材廠進行加工處理。1930年代,「施合發」是全臺最大的木材事業,其工廠就設在海運、河道與鐵道的交會處,運輸成本也隨之減省。

 

1940年代之前,港道尚未淤淺的淡水,仍能容許三千噸以上的大型輪船進出。照片當中,可以見到大量堆置在河岸邊的木材。

黑田菊之助,《北部臺灣寫真帖》,臺南:臺灣繪畫會,1914。

 

3. 嘉士洋行倉庫

凸出於河岸的低矮紅磚建築是始建於19世紀末的嘉士洋行倉庫,日治時代成為外商殼牌公司的石油存儲與轉運據點。進口油料在此進行分裝,轉輸全臺各地。二戰期間,這座總是發出刺鼻味道的「臭油棧」曾遭轟炸,引發大火。

在這張老照片裡,可以找到畫中描繪的港灣、洋行倉庫、黃東茂宅邸與後方凸出於港灣的「鼻仔頭」。

 

4. 棧橋與輪船

殼牌倉庫右側的木造棧橋連接輪船,橋上忙碌的身影,可能正在執行灌油工作,補注岸上的兩座大型油槽。直到1941年最後一艘油輪駛離以前,淡水的河道還未完全淤塞,足以維持畫中這類三千噸以上的大型輪船順利進出。

1930-1950年間殼牌公司的油輪 。

 

5. 黃東茂宅邸

隱約浮現於鼻仔頭的洋房是黃東茂宅邸。這位來自廈門的「黃五舍」早年代理洋行的石油生意,其後又投資磚廠、煤礦、鐵道等事業,財力極為雄厚。小鎮裡的居民遙望著這幢神秘宅邸,直到它在1939年毀於水上機場的興建為止。

黃東茂宅邸。川田友之,《Formosa To-day》(大阪市:大觀社,1917),頁53。

 

6. 小坪頂山

橫亙於畫面上方的丘巒是小坪頂山,舊名「圓仔湯嶺」。在北淡公路與鐵路尚未開闢以前,翻越小坪頂、通往北投地區的古道,是淡水與臺北的主要聯絡道路。

 

1.《台灣美術全集1:陳澄波》p.98-99,1992.2.28(初版),臺北:藝術家出版社
2.《油彩‧熱情‧陳澄波》p.148-149,2000.1(二版一刷),臺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3.《陳澄波百年紀念展》p.56,1994.8(初版),臺北:臺北市立美術館
4.《陳澄波作品集─藏寶圖肆》p.115,2005.1,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5.《璀璨世紀:陳澄波與廖繼春作品集》p.72-73,2010.12(初版),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6.《陳澄波畫作精選集》p.134,2011.12.30,嘉義:財團法人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
7.《澄海波瀾──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南首展》p.173,臺南:臺南市政府
8.《南方豔陽──20世紀中國油畫名家陳澄波》p.116、p.117,北京: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
9.《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作品集》p.289,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
10.《藏鋒──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北》p.177,台北: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2003.7.6佳士得拍賣,成交價:HK$ 3,983,750/TW$ 17,588,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