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公園一景

A Scene at Chiayi Park

1934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73×91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手牽著手來到公園裡的父母親與孩子們駐足於欄杆前,好奇地關注猴子們的一舉一動。日治時期,部分的公園會增設動物廄舍,為遊客提供額外的遊憩機能,這類型的動物展示,亦可視作現代動物園在臺灣的前身。2015年,這幅畫曾在X光檢查當中,發現畫布底層隱藏著另一件裸女畫作。為什麼要以公園風景蓋上,恐怕得問問畫家才知道?



1. 獼猴

獼猴分布在亞洲,有著褐色或灰色體毛、粉紅色的臉部,在臺灣與日本都有特有種:臺灣獼猴與日本獼猴。臺灣獼猴體色為灰黑色,棲息於3000公尺以下的山區,以水果為主食;日本獼猴體色為灰褐色,是分布最北的獼猴。

2. 圍籠

從1910年代,臺北苗圃增添鐵籠展示特有動物開始,公園便帶有生物教學的目標增設動物園。[1]嘉義公園也在1920年增設展示猿猴的大猿籠,但持續空籠將近一年,直到1921年隨著嘉義神社祭典受贈猴子數十隻,才開始飼養與展示。[2]

3. 本島服

早期臺灣的婦女服裝主要隨著原鄉而來,被稱為「本島服」,主要是上半身短衣,下半身褲或裙的兩件式服裝。1920年代,受和洋文化的影響,女孩們大多接受洋裝的穿著;1930年代旗袍引入,本島服更是年長女性才易選擇的服裝。[3]

4. 髮型

日治時期去除辮髮風氣的推動,對於男生薙髮影響頗大,多改以光頭或短髮;對女學生髮型影響則不大,形成多采多姿的樣式,像是長辮或雙辮髮辮、公學校女學生常見的齊耳短髮、日治中期以後流行的齊肩頭髮紮馬尾等樣式。[4]

5. 西服

臺灣男性服裝主要隨1910年代斷髮風氣,逐漸形成服裝上的改變,襯衫、西裝、領帶、皮鞋成為男性在公開場合會穿著的全套西服。這股風潮的興起,起初更造成西服店訂單應接不暇的情況,甚有店家特聘廣東裁縫師協助製作。[5]

6. 草帽

草帽原料為藺草,原是大甲平埔族婦女常以藺草做草蓆、草帽等日用品,之後傳到苑裡等地,甚至為漢人婦女所學。[6]清代時期,更為官員從臺灣回中國時的必備伴手禮。日治時期,草帽更打開國外市場,成為臺灣重要出口商品。

 

[1] 黃采瑩,《日治時期城市公園圖像研究》,頁84

[2] 〈猿籠猿〉,《臺灣日日新報》,1921.10.16,第四版。

[3] 洪郁如,〈旗袍‧洋裝‧モンペ:戰爭時期台灣女性的服裝〉,《近代中國婦女研究》,第17(臺北,2009),頁34-36

[4] 〈日治時期女學生的制服與髮型〉,「臺灣女人」,https://women.nmth.gov.tw/information_53_39722.html(2018.02.02瀏覽)

[5] 吳奇浩,〈洋服、和服、臺灣服──日治時期臺灣多元的服裝文化〉,《新史學》263(2015.09),頁80-83

[6] 高淑媛,〈清代臺灣漢人商品生產與原住民工藝技術關係初探──以蓆與布為例〉,《歷史臺灣》第7(2014.05),頁37-50

 

「哇!這就是猴子!」

戴帽子的女孩掩不住興奮,把兩隻手搭在了欄杆上。即便只是一個小小的獸籠,對她而言已是一個新奇的世界。在她身旁,穿著時髦的男子也正悠閒地倚著欄杆,觀察著那些跳上跳下的猴子。嘉義公園的角落裡,大人與小孩在獸籠旁一同渡過悠閒的午後時光。若是走到畫境當中,你應該也會想看看猴子們在做什麼吧?

 

1. 猴子與鐵籠

畫中的猴子,可能是在1921年嘉義神社舉行的祭典當中,由信徒所寄贈。日治中期,隨著動物園的概念被殖民政府引入臺灣,具有規模的動物園開始在各地出現,小型的動物展示空間則被設置在都市公園內,一如畫中的這座獸籠。

 

2. 隱沒在籠後的樹

在陳澄波的許多風景畫裡,畫面的一側經常出現一棵醒目的大樹,並且在畫面上方延伸出枝幹。然而這幅畫裡,陳澄波雖然也在畫面右側安排了一棵樹,但他的樹冠大部分隱沒在獸籠後方。這一做法,或許有意凸顯獸籠的存在。

 

3. 陳澄波的親子主題

父母與小孩相偕來到嘉義公園的獸籠前面,駐足觀賞籠裡的猴子。陳澄波的風景畫裡,時常能見到大人帶著孩子相偕而行的描繪。但在這件作品當中,親子之間的互動與感情,更具體地被表達為一種共同的休閒活動,相當罕見。

 

4. 服裝裡的傳統與現代

在這幅畫裡,最左側的小女孩綁著兩根辮子,頭上戴著草帽,一旁的成年男性也穿著西服與長褲。而畫面右側的母親與孩子,則似乎仍然穿著具有臺灣特色的「本島服」。現代與傳統的交接,或許也體現在畫中人物的衣著當中。

 

5. 鉛筆速寫

陳澄波的素描簿裡留有一件鉛筆速寫,或許是《嘉義公園一景》的草稿。在這幅名為《猴猿屋》的速寫當中,男人站立的姿態與《嘉義公園一景》相同。但在油畫裡,陳澄波增添了更多的景物元素,比如欄杆、花叢、樹木等等。

猴猿屋-SB13(33.5-34.9),約1933-1934,紙本鉛筆,18×12cm,私人收藏。

 

6. 被掩蓋的裸女畫

以X光掃描畫作,能夠幫助我們觀察畫布上的修改痕跡。在X光影像當中,便會發現這幅畫的底層,隱藏了一幅雙裸女圖。兩名裸女同時出現於一幅畫當中,在陳澄波的現存作品而言相當罕見,這樣的新發現,也因此益顯珍貴。

1.《臺灣美術全集1:陳澄波》p.109,1992.2.28(初版),臺北:藝術家出版社
2.《油彩‧熱情‧陳澄波》p.123,2000.1(二版一刷),臺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3.《陳澄波‧嘉義人》p.104,1995.6.26(再版),嘉義:嘉義市立文化中心
4.《帝展油畫第一人:陳澄波》p.24,2005.12.15(初版),臺北:正因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5.《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p.88,2011.10,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6.《陳澄波畫作精選集》p.146,2011.12.30,嘉義:財團法人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
7.《豔陽下的陳澄波》p.72,2012.3.16,臺北:財團法人勤宣文教基金會
8.《澄海波瀾──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南首展》p.198,臺南:臺南市政府
9.《南方豔陽──20世紀中國油畫名家陳澄波》p.207,北京: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
10.《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作品集》p.270,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
11.《藏鋒──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北》p.168,台北: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12.《台灣の近代美術──留学生たちの青春群像(1895-1945)》p.39,東京:東京藝術大學大學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