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流

Lucid Water

1929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72.5×60.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河岸、橋梁、屋宇、山丘,景物線條不斷地向遠方後退轉折,我們的視線,也跟著被帶進一個意蘊深長的空間。傳統語彙卻見近代新說,在水墨氣氛與西畫技法之間,彷彿透射了某種思想的靈光。

什麼是「東洋」?透過這幅畫,陳澄波或許為他的謎題,找出了一種融會貫通的解答。從顏料管流潟而出的西湖水色裡,你也能看見他的體悟嗎?

 

1. 陳澄波與西湖

在陳澄波旅居中國的1929年至1933年之間,他不斷地前往杭州的西湖取景寫生。包括日本的「帝展」在內,陳澄波的西湖風景畫,曾在當時許多具指標性的美術展覽當中出品。綜觀這位畫家的藝術生涯,西湖顯然是一個重要的畫題。

陳澄波,《西湖春色(二)》,1934,畫布油彩,91×116.5cm,私人收藏。這件西湖的風景畫入選第15回帝國美術院展覽會,標誌了陳澄波藝術生涯的又一高峰。

 

2. 「斷橋殘雪」

這幅畫的另一題名「斷橋殘雪」,指的是因冬雪覆蓋而使橋面若隱若現的奇觀。在傳統中國書畫當中,這是一種歷久不衰的水墨畫題。以西洋的油畫技法來表現這個具有東方特色的題目,或也反映了陳澄波對於繪畫的嶄新思考。

PH7_016 西湖風景─斷橋殘雪,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在陳澄波蒐集的西湖攝影圖像當中,也能見到「斷橋殘雪」這一經典的風景主題。

 

3. 「統調」

陳澄波曾提及自己的繪畫受到古典中國畫家的影響,在這幅畫裡,我們或許就能觀察到一些蛛絲馬跡。畫中種種物象的固有色被畫家刻意調整,整幅畫的色調表現因此趨近一致,如同水墨畫裡追求整體顏色和諧的「統調」概念。

 

4. 「為家保存之」

受難前夕,陳澄波在留給家人的一件遺書當中明確寫道:「西湖斷橋殘雪之繪,為家保存之」。在畢生的諸多創作裡,畫家卻僅只要求後人保存這件作品,或許說明了它在陳澄波的藝術生涯當中,具有某種里程碑式的象徵意義。

WI08-001,遺書(十一),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5. 新新旅館

豎立於紅色屋頂上的兩根尖柱十分醒目,這是「新新旅館」的建築群之一,該旅店自清末民初便已開始接待往來遊人。畫中的新式樓房落成於1922年,以頂層的兩座紅色圓頂小亭為其特色,在當時的西湖北岸是標誌性的一幢建物。

PH7_032 1929年西湖博覽會會橋,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圖為陳澄波收藏的西湖風景攝影圖像,主題是西湖博覽會橋,這座橋樑也曾經出現在陳澄波的畫作當中。而在橋後方的西湖西岸,就能見到新新旅館的左右兩個圓形屋頂。

Source: https://zhuanlan.zhihu.com/p/38543251

Source: https://zhuanlan.zhihu.com/p/38543251

 

6. 三組人物

前景的椅子、中景的湖畔、以及橋梁的斜坡上,都能見到兩兩一對、肩並著肩的點景人物。這三組人物由近而遠、漸漸縮小,除了明確提示畫中的透視比例之外,似也有意引導觀眾的視線循著他們的身影,向畫面深處次第推進。

 

7. 「九芝小築」?

頂端綴有圓珠的方錐狀尖塔與斜在兩側的屋瓦,這些建築特徵可能屬於西湖東側的「九芝小築」。在這件融合傳統繪畫元素的作品裡,陳澄波或許仿效了水墨畫作法,打破真實的透視,而刻意將散在各處的景物調動到畫面當中。

Source: https://hzdaily.hangzhou.com.cn/hzrb/html/2012-06/14/content_1288967.htm

 

8. 陳澄波收藏的西湖圖像

陳澄波的遺物裡,除了留有他與學生、友人同遊西湖的合影之外,也能找到一批以西湖為主題的攝影作品,其中包括1929年由中國攝影師舒新城製作的《西湖百景》。這些圖像資料的蒐集,或許也體現了陳澄波對西湖風景的著迷。

PH1_084 1933年陳澄波(中)與學生攝於西湖虎跑泉。

PH1_067 陳澄波(後站立戴帽者)與友人合影於西湖。

BC4_33 《西湖百景》1929.6,上海:中華書局,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

河岸、橋梁、屋宇、山丘,景物線條不斷地向遠方後退轉折,我們的視線,也跟著被帶進一個意蘊深長的空間。傳統語彙卻見近代新說,在水墨氣氛與西畫技法之間,彷彿透射了某種思想的靈光。

什麼是「東洋」?透過這幅畫,陳澄波或許為他的謎題,找出了一種融會貫通的解答。從顏料管流潟而出的西湖水色裡,你也能看見他的體悟嗎?

 

1. 陳澄波與西湖

在陳澄波旅居中國的1929年至1933年之間,他不斷地前往杭州的西湖取景寫生。包括日本的「帝展」在內,陳澄波的西湖風景畫,曾在當時許多具指標性的美術展覽當中出品。綜觀這位畫家的藝術生涯,西湖顯然是一個重要的畫題。

陳澄波,《西湖春色(二)》,1934,畫布油彩,91×116.5cm,私人收藏。這件西湖的風景畫入選第15回帝國美術院展覽會,標誌了陳澄波藝術生涯的又一高峰。

 

2. 「斷橋殘雪」

這幅畫的另一題名「斷橋殘雪」,指的是因冬雪覆蓋而使橋面若隱若現的奇觀。在傳統中國書畫當中,這是一種歷久不衰的水墨畫題。以西洋的油畫技法來表現這個具有東方特色的題目,或也反映了陳澄波對於繪畫的嶄新思考。

PH7_016 西湖風景─斷橋殘雪,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在陳澄波蒐集的西湖攝影圖像當中,也能見到「斷橋殘雪」這一經典的風景主題。

 

3. 「統調」

陳澄波曾提及自己的繪畫受到古典中國畫家的影響,在這幅畫裡,我們或許就能觀察到一些蛛絲馬跡。畫中種種物象的固有色被畫家刻意調整,整幅畫的色調表現因此趨近一致,如同水墨畫裡追求整體顏色和諧的「統調」概念。

 

4. 「為家保存之」

受難前夕,陳澄波在留給家人的一件遺書當中明確寫道:「西湖斷橋殘雪之繪,為家保存之」。在畢生的諸多創作裡,畫家卻僅只要求後人保存這件作品,或許說明了它在陳澄波的藝術生涯當中,具有某種里程碑式的象徵意義。

WI08-001,遺書(十一),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5. 新新旅館

豎立於紅色屋頂上的兩根尖柱十分醒目,這是「新新旅館」的建築群之一,該旅店自清末民初便已開始接待往來遊人。畫中的新式樓房落成於1922年,以頂層的兩座紅色圓頂小亭為其特色,在當時的西湖北岸是標誌性的一幢建物。

PH7_032 1929年西湖博覽會會橋,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圖為陳澄波收藏的西湖風景攝影圖像,主題是西湖博覽會橋,這座橋樑也曾經出現在陳澄波的畫作當中。而在橋後方的西湖西岸,就能見到新新旅館的左右兩個圓形屋頂。

Source: https://zhuanlan.zhihu.com/p/38543251

Source: https://zhuanlan.zhihu.com/p/38543251

 

6. 三組人物

前景的椅子、中景的湖畔、以及橋梁的斜坡上,都能見到兩兩一對、肩並著肩的點景人物。這三組人物由近而遠、漸漸縮小,除了明確提示畫中的透視比例之外,似也有意引導觀眾的視線循著他們的身影,向畫面深處次第推進。

 

7. 「九芝小築」?

頂端綴有圓珠的方錐狀尖塔與斜在兩側的屋瓦,這些建築特徵可能屬於西湖東側的「九芝小築」。在這件融合傳統繪畫元素的作品裡,陳澄波或許仿效了水墨畫作法,打破真實的透視,而刻意將散在各處的景物調動到畫面當中。

Source: https://hzdaily.hangzhou.com.cn/hzrb/html/2012-06/14/content_1288967.htm

 

8. 陳澄波收藏的西湖圖像

陳澄波的遺物裡,除了留有他與學生、友人同遊西湖的合影之外,也能找到一批以西湖為主題的攝影作品,其中包括1929年由中國攝影師舒新城製作的《西湖百景》。這些圖像資料的蒐集,或許也體現了陳澄波對西湖風景的著迷。

PH1_084 1933年陳澄波(中)與學生攝於西湖虎跑泉。

PH1_067 陳澄波(後站立戴帽者)與友人合影於西湖。

BC4_33 《西湖百景》1929.6,上海:中華書局,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