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8

 

〈上野美術館〉畫作地點

 

倘若你現在從東京上野車站下車往上野公園走去,沒多久會遇上國立西洋美術館、國立科學博物館、東京國立博物館、東京都美術館,直到東京藝術大學美術館,各式不同屬性的美術館、博物館林立,不同型態的展覽分屬於各自的場地。但是,1924年陳澄波抵東京美術學校就讀時,大部分的美術展覽會雖集中在上野公園舉辦,展覽場所卻多沿用博覽會結束後的場地,像是帝展、白日會展覽等,並沒有一個正式的美術展覽館展示作品。

 

第五回帝展的入場券,於「竹之台陳列館」展出,竹之台陳列館便是沿用東京勸業博覽會的場館。圖像來源 :https://jaa2100.org/entry/detail/034566.html。

 

當時,日本美術團體、媒體輿論對於建設一個符合美術展覽會性質的專門展覽會場呼聲極高,認為沒有一個專業的場館,將會落於西方之後。出生於福岡石炭企業家佐藤慶太郎捐贈100萬日幣(相當於現今32億日幣的高額),作為建設基金,1926年東京府美術館落成,成為日本最早的公立美術館。

 

上野美術館   1928   畫布油彩    53×68cm    私人收藏

 

1928年,陳澄波描繪的〈上野美術館〉,橘紅色的建築體便是東京府美術館,遮住美術館視線,與上方日本國旗連成一線的挺直樹木,與1930年的東京府美術館明信片相比,極為相似。

 

(大東京)上野東京府美術館,1930年。圖像來源:https://jaa2100.org/entry/detail/034487.html


只不過這個以巴黎大皇宮原型設計的美術館建築,因館舍老舊,1975年重新建造新館,成了現今的東京都美術館(1943年東京府美術館更名為「東京都美術館」)。

 

現今的東京都美術館,照片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D%B1%E4%BA%AC%E9%83%BD%E7%BE%8E%E8%A1%93%E9%A4%A8


儘管美術館的樣貌已變,對當時日本美術界而言,是一件極具意義的事,陳澄波也親身參與了這場盛事,他第一次入選帝展的作品〈嘉義街外(一)〉於此館展示眾人面前。

 

1926年第七回帝展招待日的盛況。照片來源:陳澄波藏,《美術新論》第1卷第1號(帝展號),頁3,1926.11.1,東京:美術新論社。
 

1926年第七回帝展會場狀況。照片來源:陳澄波藏,《美術新論》第1卷第1號(帝展號),頁21,1926.11.1,東京:美術新論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