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3

 

【名單之後】捕捉日常的瞬間──堀部一三男

撰文|詹佩瑜(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藝術史研究所碩士)

 

堀部一三男 入選 臺展第 3、6~8回,府展第2、3 回

      特選 臺展第 6回

 

《和み》[1]以咖啡色與藍色充分表現出樸素風味。……[2]

 

那是1932年,第6回台灣美術展覽會剛剛發布審查結果。出乎眾人意料的,一位來自台中的畫家得到了洋畫部的特選。[3]在發表於報上的評論文章裡,當屆臺展的審查員鹽月桃甫,給予這個作品相當高的評價:「這件作品完全不受限於洋畫界流行的風格,事實上現在無論是誰都有這樣的風格,或是糾結於此,也因此深刻地感受到其創作意識的強度。」[4]

堀部一三男,《和み》,1932,第六回台展特選。

 

擁有鹽月桃甫如此評價的畫家,名叫堀部一三男,來自日本岐阜縣,1925年從台中師範學校畢業,任教於該校的另一位臺展畫家進藤常雄,是他的老師。

 

從臺、府展作品看來,堀部一三男的繪畫主題,多是家庭生活裡的日常圖景。在《和み》中,我們看到畫面呈現兩個空間:在拉門前有一個身穿洋裝的女孩,背斜靠在門上,雙腳她的右前方伸展,右腳微微彎曲放在左腳的上方。他的左手撐在毯子上,右手擺放於左腿,輕鬆自在地看著前方。

 

在拉門後方,可以看到另外兩個人物。一個身穿和服的女人走進畫面,看著平頭小男孩,他雙手撐在緣廊上,似乎正準備要上來。平頭男孩所在的地方,從背後的鍋碗瓢盆判斷,應該是廚房。

 

再看到分隔兩個空間的拉門,從門上鑲嵌的玻璃透視過去,可以看到廚房的一部分。有趣的是,堀部一三男細心地描繪出小女孩在玻璃上淡淡反映出的後腦勺。整幅作品,就像是生活劇場的一幕;前方女孩坐著的靜態,身後女人跟男孩的動態感,充滿了下一個場景即將上演的張力。

 

堀部一三男的作品就像是電影、電視情節的某一畫格,按下暫停鍵的瞬間。他擅長在一個畫面中融入兩個到三個空間,表現出畫中人物的互動性。例如:在他1929年入選台展的作品《洗濯》當中,可以看到背對著觀者的小孩,正在觀看洗濯中的女人。小孩與女人分別處在不同的空間中,畫面的右上方,似乎連接到了庭院。女人坐在一個小矮凳上專心洗滌,在她的前方有一條水管,似乎接引著水源,注滿了一旁的大盆子。類似這樣的細節設計,使觀者感受到畫面生動了起來。

 

另一幅入選1933年台展的作品《母》,也能見到相同的做法。穿著和服的女人坐在拉門前的空間中,似乎在低頭在看著什麼。而平頭小男孩則是站在另一個房間看著女人,小男孩的背後,打開的拉門連接到戶外的空間。這一看似靜止的畫面,也引人不禁想像小男孩從門外踏進屋裡、正要開口叫「お母さん」(媽媽)的那一瞬間。

堀部一三男,《洗濯》,1929,第三回台展入選。引用自中央研究院「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堀部一三男,《母》,1933,第七回台展入選。引用自中央研究院「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堀部一三男的這些臺展作品,記錄了生活場景的瞬間,使觀者不禁要想像下一秒準備要發生、或者上一秒已經發生的種種情節。畫面當中,一個人看著另一個空間裡的人執行工作,而觀者則置身畫外,望向這些相互觀看的畫中人物。所有這些視線的相互交錯,也為作品增添了某種意趣。

 

不過,在另一些台、府展作品當中,堀部一三男就沒有表現出這種多層次的空間構圖,而似乎轉向描繪單一空間當中正在發生的事情,像是《刷り物》[5]描繪的是正在印刷物品的男子,更後來的《金魚》則表現了看著金魚的女人與男孩。這兩幅作品都還保有畫面些微的動態感,到了1939年後,《花のある室》與《室內》則偏向靜態肖像畫的做法。

堀部一三男,《刷り物》,1933,第七回台展入選。引用自中央研究院「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堀部一三男,《金魚》,1934,第八回台展入選。引用自中央研究院「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堀部一三男,《花のある室》,1939,第二回府展入選。引用自中央研究院「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堀部一三男,《室內》,1940,第三回府展入選。 引用自中央研究院「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在畫家的身分之外,堀部一三男同時是一名學校老師。1930年,他拿到了「公學校甲種本科正教員」的教師資格證。[6]1931年到1938年他在台中的社頭公學校、北屯公學校以及新富尋常高等小學校任教,1939年起,則轉到屏東的中學校、高等女學校與農業學校服務。特別在屏東的那些年間,他似乎常常兼任兩所、甚至三所學校的職務,[7]課務的繁忙應可想見。他在1939年以後的府展入選作品,構圖也都比較單純,而沒有像早期作品那般複雜而富饒趣味。這樣的現象,是否與他的工作忙碌有關,就不得而知了。

 

如同鹽月桃甫所言,作為一個畫家,堀部一三男沒有受限於當時繪畫流行的趨勢,他的府展作品,除了對於日常生活細膩的表現,更強調了多層次空間的展現。即使現今我們並沒有辦法看到這些作品的色彩,卻仍能夠被畫面的生動感攫住目光。而這一類型的作品,似乎可以說為當時的臺展帶來了一些新的創意,同時也在臺灣藝術史上留下了一些特別的痕跡。

 

#名單之後038

 

[1] 中央研究院「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譯作「溫煦」。

[2] 〈台展の特選發表 西洋畫五、東洋畫三選定 台展賞、台日賞と共に〉,《台灣日日新報》,1932年10月27日,第7版。

[3] 〈公開に先立ち 記者連の下見 今年の出來榮は良好 台展の會場巡り〉,《台灣日日新報》,1932年10月24日,第2版。

[4] 〈台展の特選發表 西洋畫五、東洋畫三選定 台展賞、台日賞と共に〉,《台灣日日新報》,1932年10月27日,第7版。

[5] 中央研究院「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譯作「印刷品」。

[6]  「教員免許狀授與」(1931年04月19日),〈台灣總督府府報第號〉,《台灣總督府府(官)報》,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典藏號:0071031224a005。

[7] 檢索自中央研究院「台灣總督府職員錄系統」,網址:http://who.ith.sinica.edu.tw/mpView.actio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