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26

 

【名單之後】產業與藝術雙棲者──港都的橫山精一

撰文|王子碩

 

橫山精一 入選 臺展2~4、6~10回、府展1~4回

 

橫山精一,《高雄哨船頭街景》,1934。圖像來源: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

 

橫山精一,《風景》,1939。圖像來源: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

 

兩幅描寫高雄港邊風景的畫作,即使原件佚失,僅存圖錄裡的黑白影像,我們依然能夠從中感受到濃烈的港都風情,令人忍不住想一窺畫作的原始色彩。

 

上面提到的兩幅畫,是日本時代活躍於高雄的畫家──橫山精一的作品。這位畫家曾十二度入選臺灣的官方美術展覽,亦曾參與日本的獨立展,可謂戰果輝煌。但在繪畫之外,關於橫山精一的故事線索卻相對匱乏,箇中原因,頗耐人尋味。

橫山精一入選臺展報導(右下) ,《臺灣日日新報》,1933年10月26日,日刊3版。

 

即便歷史記憶已然殘破,我們仍舊能在1920年臺南中學校(今台南二中前身)第二屆畢業生的資料當中,找到橫山精一的身影【1】。這位畫家在1898年4月2日出生,家族來臺之前原籍新潟,但橫山精一本人的出生地則不明。

 

同年的畢業生名單當中,還有為數不少的日本人(時稱內地人),都是在臺灣出生的「灣生」。橫山精一的港都風景畫,說明了他對在地風景的熟悉。他所描繪的這些場景是他自幼熟悉的成長環境嗎?橫山精一是否也會是「灣生」呢?

 

 

藝術家的足跡

 

現存文獻回顧橫山精一的美術旅程,最早可以追溯到1925年,他與另一位畫家山田新吉在高雄婦人館舉辦的「高雄洋畫展覽會」。這場展覽吸引了兩千多名觀眾入場,反應相當熱烈。【2】

 

1928年,橫山精一以《港の裏街》入選第二回臺灣美術展覽會,自此活躍於官展舞臺。同年,他加入了山田新吉發起的在地畫會「白日會」。1934年,他又加入了日籍畫家松ヶ崎亞旗與桑田喜好等人籌組的「臺灣美術聯盟」。這些活動,顯示了橫山精一與美術圈的頻繁來往。

橫山精一,《港の裏街》,1928。圖像來源: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

 

1935年的第九回台展,著名的東洋畫家宮田彌太郎,曾如此評論橫山精一出品的西洋畫《出雲人形》:「畫紙型的玩偶,而能充分發揮紙質感。畫面有些過大,如果用日本畫來處理,其效果可能更佳」。【3】

橫山精一,《出雲人形》,1935。圖像來源: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

 

1938年的第一回府展,橫山精一的出品畫作《海底》,則表現了相當程度的超現實主義傾向。該屆展覽的評論者岡山蕙三,曾給予這幅畫相當正面的評價。【4】有趣的是,同一屆展覽的特選作品《孤獨の崩壞》,亦展現出強烈的超現實主義風格,卻遭到岡山蕙三的拒斥,甚至作出「盲目地脫離美術本質來創作」的嚴厲批判。

 

1940年,橫山精一在第三回府展提交的作品《南國の海濱》,亦構築了幻想式的場景,整幅畫同樣顯露出超現實主義的風格。【5】這兩幅與海洋相關的畫作,與橫山精一的其他臺府展作品有迥然不同的表現。隨著時代巨輪的轉動與藝術風潮的變化,這位畫家似也不斷在嘗試新的作風。

橫山精一,《海底》,1938。圖像來源: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

 

橫山精一,《南國の海濱》,1940。圖像來源: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

 

 

產業推手的橫山精一

 

在美術舞臺上活躍的橫山精一,另一個身分是推動產業活動的公職人員。至少從1925年開始,他就已在高雄州廳任職,【6】1929年起,則擔任高雄州內務部勸業課的產業書記。【7】

 

1936年,橫山被派駐在準備成立的單位「高雄州商工獎勵館」任產業書記。【8】這個因應高雄成為大型工業港、以及日本的南洋擴張政策而成立的商工推廣機構,其中一項重要任務,就是「產業美術及發明相關的調查研究及指導」。【9】1938年,該館成立「高雄商工會議所」,由橫山精一擔任主事。延續產業美術發展的脈絡,同年,該館又成立「產業美術協會」,其主要任務有:

 

1. 工藝、商業美術相關調查研究。

2. 接受委託製作工藝品及圖案設計。

3. 舉辦研究會、演講會、講習會、競技會、展覽會等。

 

產業美術協會會長由商工獎勵館館長西澤基一兼任,具備美術專業及人脈的橫山精一擔任理事,應是實際事務的執行者。【10】

〈産業美術協會 高雄州に創設さる〉,《臺灣日日新報》,1938年8月16日,第5版。

 

1939年,橫山成為「南方民藝協會」的準備委員,以高雄地區文化界人士為主要會員招募對象,計畫由本島的民間傳說和信仰、藝術品等研究出發,擴及中國及南洋【11】,而他在1941年第四回府展入選作品《蛇にかまれる男》,創作題材似乎也受到這項工作影響。

 

橫山精一,《蛇にかまれる男》,1941。圖像來源: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database_TE/04te_search/index.jsp

 

之後,橫山精一曾短暫於高雄商業學校兼任教職。【12】隨著戰局愈演愈烈,他在高雄產業界所擔負的任務,也逐漸由文化面、產業開發等等,轉為統制經濟的下基礎物資配給。1943年一則關於「臺灣麥類配給組合」的新聞當中,我們可以見到橫山精一擔任主事的消息。【13】之後,隨著戰局走向終點,關於橫山精一的事蹟,就再也難以找到相關線索了。

 

即便資訊有限,觀察橫山精一在日治時期臺灣美術界與產業界的種種行跡,背後仍有太多值得探討的面向。例如:一個藝術家如何將其專業與產業結合?為何發展商工產業需將文化調查研究列為重點?美學在當時又是如何被看待的?這些問題,也都值得圍繞「拼經濟、發大財」迷思的現代臺灣深思。期待未來更多史料出土,能讓我們將記憶的斷簡殘篇補齊。

 

 

#名單之後034

 

參考資料:

[1] 「卒業證書授與式(臺南中學校)」(1920年04月03日),〈臺灣總督府府報第號〉,《臺灣總督府府(官)報》,國史館臺灣文獻館,典藏號:0071022081a007。

[2] 〈高雄洋畫展覽會〉,《臺灣日日新報》,1925年12月1日,夕刊1版。

[3] 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臺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臺北:雄獅美術,2001),頁246。

[4] 顏娟英譯著,《風景心境:臺灣近代美術文獻導讀》, 頁268。

[5] 蔡家丘,〈砂上樓閣──1930年代臺灣獨立美術協會巡迴展與超現實繪畫之研究〉,《藝術學研究》,19(桃園,2016),頁32-33。

[6] 〈高雄洋畫展覽會〉,《臺灣日日新報》,1925年12月1日,夕刊1版。

[7] 臺灣總督府編,《臺灣總督府及所屬官署職員錄》(臺北:臺灣時報發行所,1929),頁480。

[8] 臺灣總督府編,《臺灣總督府及所屬官署職員錄》(臺北:臺灣時報發行所,1936),頁609。

[9] 高雄州商工獎勵館編纂發行,《高雄州案內》(高雄:高雄州商工獎勵館,1938),版權頁。

[10] 〈高雄州產業美術協會生ル〉,《高雄商工時報》,1938年9月10日,頁57。

[11] 〈高雄で結成された 南方民藝協會〉 ,《臺灣日日新報》,1939年12月17日,日刊6版。

[12] 臺灣總督府編,《臺灣總督府及所屬官署職員錄》,(臺北:臺灣時報發行所,1939),頁675;臺灣總督府編,《臺灣總督府及所屬官署職員錄》,(臺北:臺灣時報發行所,1940),頁612。

[13] 〈麥類配給組合-橫山主事着任〉,《台湾食糧經濟新聞》,1943年5月13日,3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