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20

 

【名單之後】黃水文,南國的詩情畫意

撰文|李知灝(國立中正大學台灣文學與創意應用研究所助理教授、圖書館藝文中心主任)

 

黃水文 入選 台展第8~10回,府展第1~6回

    特選 台展第9回,府展第6回

    台展賞 台展第9回

 

夏日薰風習習,向日葵鮮黃的顏色吸引著人們的目光,欣賞它挺拔的姿態與象徵太陽的花朵。花朵形貌也各有不同,有的絢麗綻放、有的已即將枯萎,有的則彷彿在暖風的吹拂下搖曳生姿,呈顯出饒富趣味的南國風情。

 

然而,這個畫面並非在田間,而是嘉義畫家黃水文的「向日葵」所呈現的景致。

 

黃水文(1914-2010),號梅溪,出身嘉義市,1934年以「パンの木」(麵包樹),入選第八回台灣美術展覽會。當年,他才21歲。同年嘉義市初次入選的畫家還有高銘村,他與黃水文年紀相同,背景相似,也因此在《台灣日日新報》中以「奇緣」稱之。[1]黃水文當時任職於「泳舟表具店」,即是裱褙店。耳濡目染之下,對繪畫即產生相當的興趣。再加上向同為嘉義出身的知名畫家林玉山、林東令討教、切磋,最終入選台展。

 

翌年(1935),黃水文更以「みふくらはぎ」(海檬果)一作,獲選為第九回台灣美術展覽會之「特選」與「台展賞」。此後陸續入選台展、府展的作品還包括「ゴムの木」(橡膠樹,1936,第十回台展)、「ヒマワリ」(向日葵,1938,第一回府展)、「夏庭」(1939,第二回府展)、「南國ノ初夏」(南國初夏,1940,第三回府展)、「閑庭」(1941,第四回府展)、「後庭」(1942,第五回府展)、「豔夏」(1943,第六回府展特選)。

 

整體看來,黃水文在台府展時期的畫作,皆呈現熱帶南方的風情。從初入選的「パンの木」(麵包樹)到後來的「みふくらはぎ」(海檬果)、「ゴムの木」(橡膠樹)、等作,所描繪的皆是熱帶才有的植物。「ヒマワリ」(向日葵)在台灣主要也分布於南部地區,其後的「後庭」與「豔夏」二幅作品也是以向日葵為描繪對象。其他還有「夏庭」所描繪的香蕉、「南國ノ初夏」(南國初夏)、「閑庭」中的椰子與黃椰子樹等,也同樣是代表熱帶南方的植物。

 

而當時稱為「東洋畫」的膠彩畫,是以膠、水,揉合礦物質顏料,再以畫筆繪製,在色調上顯得繽紛艷麗,與中國傳統的文人水墨畫有相當大的差異。這種相對鮮豔的色彩,若用於表現台灣位處熱帶地區的景物特徵,常能收到很好的效果。再加上當時東洋畫家也常以寫生磨練自身的繪畫技巧,更是讓台灣舉目可見的南國風情躍然紙上,讓觀賞者彷彿置身其中。黃水文之作品即是如此,以寫實的筆法,細緻地展現屬於台灣的南國情調。

 

黃水文在嘉義地區也加入重要的藝文社團,如1933年後加入「春萌畫會」、「書畫自勵會」等繪畫團體。除參加畫會外,黃水文也是嘉義地區著名詩社「鷗社」的創始人之一,並留有多首古典詩作,其〈百花曆‧五月〉一詩,也展現相當鮮明的南國風情。詩云:「蒲節榴花逞豔粧,錦葵玉立燦驕陽。山丹夜合添詩思,並咏簷葡萱比鄉。」[2]將台灣夏日常見的榴花、錦葵等花卉和咏於詩中。

 

戰後,黃水文之作品也獲「省展」特選多次。他曾經任教於嘉義高工等學校,並擔任台灣省美展評審委員、嘉義文獻委員會委員等職,是深耕嘉義地區藝文界的重要耆老。

 

#名單之後020

 

黃水文,《向日葵》,1938,膠彩棉紙,160.5×165cm,國立台灣美術館藏

 

黃水文,《南國初夏》,1940、膠彩紙本153.5×245cm,國立台灣美術館藏

 

 

 

[1] 〈嘉義市の二人 黃、高の兩君 奇緣!年齡も職業も同じ〉,《台灣日日新報》,1934年10月23日,夕刊2版。

[2] 江寶釵主編,《黃水文詩選》(高雄市:麗文文化,2002),頁15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