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8

 

名單之後──常久常春,台展中的「塔山」事件
撰文|王德合

 

常久常春 入選 臺展第1、3、4、5、6、8回,府展第2回。

 

日治時期,嘉義畫家參加臺展、府展成績優秀,《臺灣日日新報》遂以「嘉義乃畫都」為標題報導展覽訊息,[1]嘉義的繪畫成績備受矚目。這其中最大的功臣,當屬林玉山等人籌組的「春萌畫會」。春萌成員多為台灣人,常久常春是少數參與其中的日籍畫家,他分別曾參與第2、4、6 回春萌畫會的聯展,[2]並七次入選臺展和府展,是日據時期嘉義地區極具代表性的畫家。

 

根據1939年臺灣日日新報〈基隆舉辦常久戰畫展〉報導所述,常久常春曾擔任軍隊畫家而知名。[3]然而日籍人士於戰後返日,相關資料多散失或成禁忌,常久常春遂也成了歷史的缺角,有關其繪畫及生平研究付之闕如,作品樣貌僅能由歷年臺展、府展專輯黑白圖錄推敲了。

 

常久常春早期作品以工筆花鳥、仕女畫見長,作品細膩優美,並以此類型作品入選第1、3、4、5回臺展。(見圖2-圖6)

 

「日本山岳會」於1905年成立,之後各地相繼成立登山俱樂部,不少知名畫家亦參與其中,象徵國粹主義的山岳寫生繪畫逐漸蔚為風尚,自日本來台的畫家也流行旅行寫生。[4]常久常春居住於高山環繞的嘉義,不免也受此風影響,他立志以五年時間記錄台灣壯闊山景。1932年他以作品《新高山》(見圖7)入選第6回臺展,1934年再以《塔山》(見圖8)入選第8回臺展,《塔山》一作甚至引發「二曲一雙的東洋畫只入選一曲」的爭議事件。

 

塔山乃阿里山山脈的最高峰,海拔2663公尺,是鄒族人心目中的靈山。1934年,常久常春以兩枚屏風組成的六尺巨作《塔山》入選第8回台展(原作參見圖9)。當他接到入選通知後,卻又接到了主辦單位來電告知:「因會場的空間有限,只能展出一半。……作品的價格上,當初整幅定價為一千圓,但是因展出為半幅,所以金額調整為五百圓」。作品被宣布入選後,卻又因展出空間不足而只能展出半張,價格也剩一半,這對畫家來說是莫名的屈辱。報載:「常久認為作品明明經過了神聖的審查,但究竟為何會在入選發表之際,又宣佈另一半是落選的?實在無法理解這其中的企圖。況且只陳列一半根本是對藝術精神的汙辱。不管是多麽具有破綻的畫作,都有它神聖的價值。與其只陳列一半,還不如直接宣布落選或取消入選資格還比較好。就這樣,常久向主辦單位提出了撤回作品的要求。」[5]

 

擔任評審委員的鄉原古統則回應:「以單曲的方式讓作品入選,意涵了拯救作者之意」、 「為了培育更多新生代畫家,所以才讓原本是二曲一雙的畫作只入選一曲」。這樣的說辭,當然難以讓常久常春心服,他也嚴正地表達立場:「我創作這二曲一雙的作品,顧名思義就是兩幅雙生畫作合而為一成一幅完整的作品,是不可分割的。……忽略作者的想法,並試圖去強制陳列只有一半的作品,在官僚形式的作法上未免也太沒常識了」。儘管最後他仍委曲求全接受展出,不過他也自勉:「藉由此事的犧牲,我將會持續精進我自己,在未來時返回自己的名譽」。[6]

 

原本是臺展常勝軍的常久常春,在經歷了《塔山》事件後,卻沉寂了五年,直到1939年才再度以《中支印象》入選第2回府展。是因《塔山》事件影響畫家的創作表現?抑或是評審心存芥蒂而讓其作品難獲青睞?這恐怕仍待更多的研究論證了。

 

 


1- 1929年春萌畫會發起人參觀第三回臺展合影留念
前排右起:朱芾亭、蒲添生、黃靜山、施玉山、林東令。後排右起:潘春源、常久常春、林玉山
圖版出處:〈附錄三:春萌畫會文史資料〉,《春萌畫會暨墨彩新象展》(嘉義市:嘉義市政府文化局,2015),頁186。

 


圖 2- 常久常春,〈百蝶亂舞〉,1927,第1回臺展。
 

 
圖 3- 常久常春,〈芙蓉蛺蝶圖〉,1929,膠彩。
圖版出處:〈附錄三:春萌畫會文史資料〉,《春萌畫會暨墨彩新象展》(嘉義市:嘉義市政府文化局,2015),頁184。
 


圖 4- 常久常春,《瑞竹秋曉》,1929,第3回臺展。
 


圖 5- 常久常春,《日盛》,1930,第4回臺展。
 


圖 6- 常久常春,《葵》,1931,第5回臺展。
 


圖 7- 常久常春,《新高山》,1932,第6回臺展。
 


圖 8- 常久常春,《塔山》,1934,第8回臺展。
 


圖 9-臺灣日日新報,1934年10月24日第2版,右上圖版為常久常春《塔山》完整原作。
 


圖 10- 常久常春,《中支印象》,1939,第2回府展

 

[1]  〈嘉義は畫都 入選者二割を占む〉,《臺灣日日新報》(臺北),1938 年10月20日,第2版。

[2] 〈附錄二:春萌展歷回展出作品一覽表〉,房婧如總編輯,《春萌畫會暨墨彩新象展》(嘉義市:嘉義市政府文化局,2015),頁180-183。

[3]  〈基隆で常久畫伯の戰畫展〉,《臺灣日日新報》,1939年7月22日,第7版。

[4]林麗雲,《山谷跫音-台灣山岳美術圖像與呂基正》(臺北市: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2004),頁17-21;林玫君,《從探險到休閒──日治時期臺灣登山活動之歷史圖像》(臺北市:博揚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6,頁339。

[5] 〈二曲一雙の東洋畫を 片方だけ入選陳列 神聖な藝術心の冐瀆だと 塔山の作者、常久常春氏憤慨〉,《臺灣日日新報》,1934年10月24日,第7版。譯文協力:伊藤由夏。

[6] 〈片方だけの陳列 お斷りする〉,《臺灣日日新報》,1934年10月26日,第2版。譯文協力:伊藤由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