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5

 

名單之後──沖繩、臺灣、日本,千絲萬縷交織下的南風原朝光

文/聚珍臺灣總監 王子碩

 

南風原朝光 入選 臺展第5-7、9回,府展第1-6回


南風原朝光,《窓》,1954,100×80.8cm, 畫布油彩。

「今昔依舊的海和天空,……少年時熟悉的海色浮現於眼前。珊瑚礁岸的彼方分別依著蔚藍、藍、靛藍的順序,延向遠方黑潮流經的水平線,片片斷斷流過青空的白雲,在美軍最初登陸的慶良間島上空,雲層時而深深凝住不動,被天空與汪洋包圍的沖繩島上,艷紅的梯梧花向青空傲然開綻,青籬和庭間叢生的扶桑花綻著鮮紅,黑蝶於花間穿梭,種種情景成為思憶之一。」

這段文字,翻譯自南風原朝光的散文〈望鄉〉[1],描寫他對家鄉的感情與思念。朝光是出身沖繩的畫家,之後又在東京、臺灣開展人生故事,並且在東亞美術史上留下了一個特殊篇章。

若問起「離臺灣島最近的國家是哪一個?」許多人可能直覺會回答「中國」,不過正確的答案是「日本」。但為什麼是「日本」?其實是因為臺灣離琉球群島非常近,列島中的與那國島離臺灣蘇澳僅有111公里。原屬琉球王國的群島,在19世紀捲入時代巨輪,輾轉成為日本沖繩縣,不久之後臺灣也入日本版圖,日本、沖繩、臺灣,展開了糾葛的命運牽絆,爾後又因戰爭結局而各自走上不同的路。沖繩位居日本本土與臺灣之間的島鏈,三地之間千絲萬縷的歷史連繫關係,交織出南風原朝光的一生,以及他獨特的創作。


出身琉球士族的文化靈魂

1919年,還在讀中學的南風原朝光跟著學醫的哥哥朝保,由沖繩來到臺北。朝保、朝光兄弟出身已沒落的琉球士族家庭,兩兄弟的舅父──屋我良勝是琉球舞蹈家,在舅父的影響下,他們對琉球文化、舞蹈有了耳濡目染的藝術基礎。朝保早逝的首任妻子夏子(即朝光的大嫂)為沖繩早期的戲劇演員,也開啟朝光對戲劇表演的濃厚興趣。朝保在臺北行醫,幾年後於兒玉町創立南風原醫院(原址位於今台北市南昌路一段)。朝光則轉往東京,一步步踏上藝術之路,1926年進入日本美術學校就讀。


東京、沖繩與臺北間的文化行跡

相較於東京生活不易、發展困難,南風原朝光在臺灣找到曙光。他往返東京與臺北之間,以南風原醫院作為在臺北活動的中心。哥哥朝保身為醫生,社會影響力與日俱增,朝保本身亦具藝術涵養,加上朝光為常客,南風原醫院逐漸成為藝術家聚會之地。

1931年10月,第五回臺灣美術展覽會(簡稱臺展)入選發表。南風原朝光以兩幅《靜物》入選西洋畫部,在臺灣初試啼聲。1932年又以《蝶の標本》入選第六回臺展西洋畫部。評審鹽月桃甫如此評析:「標本的蝴蝶以柔軟而單純的畫法呈現、卻又同時有種活生生的感覺。可以看到用心呈現的洗練筆觸」[2]。之後,南風原朝光更成為臺府展常客,在二戰結束前共入選十次。[3]



圖:南風原朝光,《蝶の標本》,1932,尺寸、媒材不詳。

靜物畫為南風原朝光的主力創作類型。另一有趣的觀察是畫作中常出現「蝶」與「蛾」,從1932年入選的《蝶の標本》,到之後許多作品轉化為翩翩飛舞的飛蛾, [4]正巧展現了他立足臺灣、展翅沖繩的人生意境。


南風原朝光,《蛾》,1959,159.8×95cm, 畫布油彩。

 
南風原朝光,《蛾》,1959,91.7×61.2cm, 畫布油彩。


沖繩的毀滅與復興

二戰尾聲,日本帝國已是強弩之末,美軍跳島戰術選擇跳過臺灣登陸沖繩,也決定了兩地截然不同的命運。被空襲及登陸戰毀滅的沖繩,昔日景觀近乎消失,隨之而來的是美軍長期統治。1951年終於得以返回故鄉的南風原朝光,對沖繩文化復興不遺餘力,除了擔任沖繩美術展覽會審查員,更積極推廣沖繩工藝品,藉著自己東京國展審查員的身分,出錢出力鼓勵沖繩藝術家參展,將傳承沖繩文化視為使命。

1961年,在洽談「名人劇場特別公演」籌備事宜後,南風原朝光竟遭遇交通事故驟逝,,各方惋惜不已。[5]


從南風原朝光,看沖繩、日本與臺灣

南風原朝光生於琉球王國被併吞之後的日治沖繩,經歷了臺日沖繩同屬日本,及戰後新的界線切割。但不管世局如何變遷,共同生活圈的生活記憶、文化與藝術,都曾經真真確確的存在。而這一切,在2017年沖繩縣立博物館·美術館開館十周年「徬徨之海—旅行畫家·南風原朝光與台灣·沖繩」展覽中,以南風原朝光出發,結合臺灣畫家陳澄波的作品共同展出,寫下歷史的註解。[6]

可惜,見證沖繩、臺灣昔日在臺北的記憶場域「南風原醫院」原址建築,已於2018年12月遭到拆除。


 
1930年日本時代南風原醫院。引用自與那原惠著、辛如意譯,《到美麗島》,頁72。


2018年4月,原南風原醫院建物。Photo Credit:董米亞。


2018年12月南風原醫院原址被夷為平地。Photo Credit:董米亞。





#名單之後

 

參考資料:

  • [1] 與那原惠著、辛如意譯,《到美麗島》(臺北市:聯經,2014),頁252。
  • [2]〈各自の個性が よく出て居る 西洋畫の特選について 鹽月審查員語る〉,《台灣日日新報》,1932年10月27日第7版。
  • [3] 中央研究院 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http://ndweb.iis.sinica.edu.tw/twart/System/index.htm。
  • [4] 沖縄県立博物館・美術館,《彷徨の海ー旅する画家・南風原朝光と台湾、沖縄》,那霸市:沖縄県立博物館・美術館發行,2017。
  • [5] 〈1968年4月 『南風原朝光遺作画集』同刊行会(豊平良顕 代表)①〉,「琉文21」網站,2017年12月7日, http://ryubun21.net/index.php?itemid=11950
  • [6] 〈美術館開館10周年記念展「彷徨の海 - 旅する画家・南風原朝光と台湾、沖縄」〉,「沖縄県立博物館・美術館」網站,https://okimu.jp/exhibition/151245144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