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歸線立標

Tropic of Cancer Post

1921-1923

紙本水彩Watercolor on paper

24×28.5cm

私人收藏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方錐狀的標誌矗立在縱貫鐵道旁,高聳的紀念性建物象徵著帝國的榮耀,同時也將南國臺灣的特色濃縮為兩行科學化的描述。「北緯二十三度二十七分四秒」,正是這些數字,孕育了福爾摩沙島上豐饒的多樣性。緣此而生的蓊鬱的山,碧藍的海,艷陽下的原野,北回歸線上這座島嶼的萬千風景,都將在陳澄波的畫裡,表現出絕美的顏色。

1. 第二代北回歸線標誌
[1]

1908年,為慶祝縱貫鐵路全線通車,臺灣總督府選擇在鐵路與北迴歸線交界處附近設立紀念性的建物,此後成為嘉義的知名地標。第一代標誌後來因風災而損壞,遂於1915年改建為第二代標誌,亦即陳澄波畫中的方錐尖塔樣式。

2. 標誌立面上的文字

北迴歸線標誌的立面寫著「北回歸線立標」。若對照文獻資料,立面文字應是「北回歸線標」,下方另有兩排小字標示其經緯度。在近代繪畫當中,每個畫家對於著重表現的細節都有不同考量,類似這樣的省略是很常見的情況。


  
1918年《臺灣拓殖畫帖》所附的第二代標誌照片,可以清楚見到標塔上的文字(包括經緯度的數目字「北緯二十三度二十七分四秒」、「東經百二十度二十四分四十六秒」)與細部構造。若比對陳澄波的作品,我們將會發現諸多細節的不同處,頗值得玩味。

3. 建立標塔的目的

縱貫鐵路通車是一樁劃時代的重大工程,代表日本對於殖民地臺灣的建設成就。統治者選擇在北迴歸線上建立紀念標誌,藉由精確的經緯度測量彰顯其技術能力,也象徵著帝國實力的南向延伸,突破了地理學上的一個重要界限。

4. 陳澄波與水崛頭公學校

1920年,原先在嘉義公學校任職的陳澄波轉調郊區的水崛頭公學校,北回歸線標誌便位在嘉義市與該校之間。換句話說,巨大的紀念標塔,是陳澄波往返兩地時必然會見到的景物。這幅畫的創作時間點,或許也就是在同一個時期。

5. 陳澄波與「現代性」

在日本時代的臺灣,機械、電氣、鐵橋……這類嶄新事物,正湧現於人們的生活周遭。這些象徵「現代性」的景物,一直是陳澄波在繪畫當中強調表現的重要元素。作為一種現代奇景,北回歸線標誌或也因此成為他的創作主題。

6. 水彩畫

1913年,18歲的陳澄波進入臺北的總督府國語學校,並接受水彩畫家石川欽一郎的指導,正式開始學習西洋美術。從現存作品看來,他在這時期的創作以水彩畫為主,直到1924年赴日留學後,才逐漸在油畫的世界裡確立其藝術道路。

7. 輪車

以獸力拉動的輪車(通常是牛車)是舊時臺灣鄉村具有代表性的風景元素。交通建設逐漸發達的日治時期,牛車的功能也逐漸被機械車輛所取代。在這幅以現代化景物為主題的作品當中,以輪車為點綴,或也有製造對比的意圖。


水牛ト牛車 BAFFALO & OX-CART, 臺大日治時期繪葉書, arrowntul-tw-1609621_2102_001



1908, 臺灣總督府官房文書課編, 臺灣寫真帖, 頁93-94

日治時期,牛車作為臺灣的代表性景物,出現在總督府出版的《臺灣寫真帖》當中,成為獨立的小節。1935年,文學家呂赫若亦曾以〈牛車〉為主題,發表一篇左翼色彩濃厚的小說,刊載於日本的《文學評論》雜誌。這篇小說敘述的是一個駕駛牛車的底層勞動者,無法抵抗殖民政府帶到臺灣的機械化浪潮,其命運終致沉淪的故事。


1919年一篇發表於《臺灣鐵道》期刊上的文章,題名為〈鐵道と牛車〉,剖析現代化交通建設與傳統臺灣牛車之間的競爭關係。


[1]杉山靖憲,《臺灣名勝舊蹟誌》(1916);《臺灣拓殖畫帖》(1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