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園

Countryside

約1932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90.5×116cm

上海中華藝術宮典藏 Collection of China Art Museum, Shanghai

作品相關資料


母親牽著孩子的手,慢悠悠地走下山坡。再過一會,兩人的身影便要沒入小徑的轉角。前頭,挑著扁擔的阿伯踩著沉穩的步伐,正準備與母女倆錯身而過。遙望遠方,平行排列的田埂與農作物畫出了齊整的線條,其間還點綴著一些辛勤勞動的身影。畫裡的田園氣氛寧靜而祥和,我們彷彿也能走到畫中的那條小徑,感受吹拂樹梢的徐徐微風。

 

1. 陽傘

洋傘在明治維新之後傳入日本,並且成為一種代表時尚的舶來品。撐著洋傘的女性人物圖像,在近代世界藝術史的各種繪畫語境裡,都有不同意涵。而在陳澄波的臺灣風景畫當中,它似乎更多地被用於提示氣候炎熱的風土特徵。

 

2. 挑擔戴笠的勞動者

挑著扁擔、頂著斗笠的勞動者身影,在陳澄波的鄉土題材作品當中隨處可見。如此裝束的「庄跤人」(tsng-kha lâng),是彼時臺灣社會最常見的小人物。他們似乎承載著陳澄波的某種情懷,隨著他的油彩揮灑,踏遍畫裡的每一寸土地。

 

3. 曲徑

在陳澄波的風景畫中,有一些作品也採用了與這幅畫相似的構圖,以近景處一條彎曲的道路引導觀者的視線向遠方前進。沒入轉角處的小徑,同時為畫中場景營造了一種神祕感。循著這條道路走向圍牆後方,究竟會通往哪裡呢?

 


《滿載而歸》,畫布油彩,72.5×90.5cm,1936。

 

4. 水道

長長的渠道隨著道路蜿蜒而下,這可能是因應現代衛生要求所挖掘的排水溝。日治初期,殖民政府引進了排水系統,其後又將下水道的設置納入法令。看似不起眼的水溝,有效改善了環境衛生,是臺灣現代化進程裡的重要建設。

 

5. 地點與年代

陳澄波遺留的一件鉛筆速寫,明顯就是《田園》的基礎構圖。儘管在最後完成的油畫當中,陳澄波並未註記年代,但透過這件風景素描,我們得以知道他寫生的地方應在嘉義近郊的山坡上,作畫的時間點則是在1932年的7月之後。


嘉義(1)-SB09:32.7.8  1932 紙本鉛筆 12×18.2cm

 

6. 老照片
一幀題名為「陳澄波先生謝恩會」的老照片裡,陳澄波與一群臺灣人合影留念,牆上還能見到出身嘉義的醫生黃嘉烈所贈送的兩塊匾額。而《田園》就高掛在眾人的正後方。這個神祕的「謝恩會」背後,究竟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1932.8.14陳澄波先生(二排左五)謝恩會。

2014.6.6-7.6參展「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大展」於上海中華藝術宮
1.《澄海波瀾──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南首展》p.264,臺南:臺南市政府
2.《南方豔陽──20世紀中國油畫名家陳澄波》p.106,北京: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
3.《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作品集》封面、p.139,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