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街外(三)

Outside Chiayi Street (3)

1927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52×65cm

私人收藏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溝渠接連著道路,廟簷上的翹脊在街邊勾成醒目的弧形,展開在陳澄波眼前的風景,就是他曾經透過繪畫介紹到日本的故鄉樣貌。相較於早前那件獲選帝展的傑作,在這幅畫裡,現代化的作用力,似乎更進一步地形塑了秩序的齊整。遙望著遠方的嘉義市街,陳澄波再次完成了一件相仿的風景畫,或許也是為這座城市的轉變,留下某種紀錄。

 

1. 四幅《嘉義街外》

這幅畫的取景與1926年陳澄波初次入選帝展的作品雷同,只有視點稍微向後移動。目前所知,陳澄波至少有四件作品都描繪了同樣一條街道,其作畫視角也都相仿。如此的反覆描繪,說明了這條街上的風景在畫家心中的特殊意義。

左:嘉義街外(一),1926,畫布油彩,40號。
中:嘉義街外(二),1927,畫布油彩,65×53.4cm。
右:嘉義街外(四),1928,畫布油彩,15.7×22.7cm。

 

2. 市街與原野的交界

筆直的道路、溝渠與電線桿,說明了畫中街道已是經過現代化整備的都市空間。但在1920年代末期,這幅畫的取景地點,正好位於都市擴張範圍的邊緣地帶。而陳澄波所欲表現的畫作主題,或許也就是自然與文明交界點上的風景。

 

3. 道路風景畫

以道路為主體作單點透視的構圖,在明治時代的日本畫壇便已蔚為流行,陳澄波的繪畫啟蒙老師石川欽一郎也擅於使用這樣的手法。以街道作為軸線,能帶領觀眾的視線向畫面深處行進,並協助畫家沿途鋪陳該地方的特色風景。

 

4. 陳澄波故居

媽祖廟的後方不遠處,就是位於「西門町2丁目125番地」的陳澄波故居。但創作這幅畫的時候,他的老家仍在鄰近的「西門外街739番地」。觀察陳澄波所遺留的書信,也可以發現他的收件地址在1933年之後,因為搬家而有了改變。

1933年6月,陳澄波在嘉義的收件地址,已經與1931年1月所收到的賀年卡截然不同。
圖左:LE2_021,1931.1.1林益杰致陳澄波之明信片。
圖右:LE2_030,1933.6.9明石啟三致陳澄波之明信片。

 

5. 溫陵媽祖廟

廟宇屋頂翹起的燕尾,是這幅畫中最具臺灣特色的景物之一。對於陳澄波而言,鄰近住家的溫陵媽祖廟,應是成長記憶的重要部分。這座廟一度毀於1906年的大地震,直到1923年才重修完成,並以嶄新的樣貌出現在陳澄波的作品裡。

1927年的這件陳澄波作品以重修後的溫陵媽祖廟為主角,並且相當仔細地描繪了建築外觀的裝飾細節。
溫陵媽祖廟,1927,畫布油彩,91×116.5cm。

 

6. 圳道

遠景的道路是今日的國華街,近景的溝渠則已掩藏在路面底下。對照舊地圖,這條筆直的水道,應是道將圳的分支。1920年代,古老的道將圳透過現代化的整治,變成了畫面裡的平直模樣,並持續為鄰近市街的農田提供灌溉水源。


從1931年《嘉義市街實測圖》上,我們可以大約辨認出「西門町二丁目125番地」的陳澄波故居位置。從該處望南走,便會經過以廟宇圖示所標誌的溫陵媽祖廟,以及經過整治、但尚未地下化的圳道。
嘉義市街實測圖(1931),轉引自中研院GIS中心「臺灣百年歷史地圖」。

 

7. 臺灣銀行職員宿舍

水道右側圍牆內的房子,應是1910年以後建造的臺銀宿舍。日治時期,臺灣銀行在許多城鎮都為職員修造日式宿舍。今日,臺灣各地的諸多臺銀宿舍都已名列古蹟。但嘉義的臺銀宿舍群並未獲得保存,而在十餘年前遭市政府夷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