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遠眺

Overlooking Mt. Jade

1927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33×45.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彩管擠溢出的厚重顏料,點綴成草坡上的景物,擦旋成繁茂的樹叢。線條在前景裡四處躍動,顯得生機蓬勃。但若抬頭遙望,平塗而成的遠景當中,卻見玉山壯峙,蒼鷹浮掠。山頭上的皓然白雪,映照出幽深渺遠的氣氛。
從嘉義郊外遠眺新高山頂,陳澄波仔細吟味兩個境界的風景印象,將眼前所見的廣遠遼闊,安排成一件精緻小巧的作品。

 

1. 撐傘人物

簡單的筆刷與線條構成的形象雖然模糊,但若熟悉陳澄波的風景畫,自然會聯想到這是他慣常配置在畫面當中的點景人物,也就是撐著陽傘的女性。持傘遮陽,是近代文明生活的一種寫照,同時也為這幅畫點綴出幾許南國氣氛。

 

2. 電線桿與阿里山

木造的電線桿被密集安設在草綠色的原野上,其中一支歪歪斜斜地出現在畫面中央,十分搶眼。日治時代,殖民政府從日本引進柳杉,在畫作背景的阿里山區進行造林,樹型筆直的柳杉,也成為後來臺灣諸多電線桿的製作材料。

 

3. 郊野

1926年,陳澄波入選帝展的畫作《嘉義街外》,係以城市與郊區邊界地帶的風景為主題。這幅畫的創作概念,可能也與之相仿。畫中,電線桿與水泥圍牆豎立在大片的自然植被當中,說明了現代文明的力量正逐步向都市外圍拓展。

 

4. 玉山

在陳澄波的現存作品當中,這可能是最早將白雪皚皚的玉山形貌完整描繪出來的一幅畫。從市區遙望玉山山脈上的美麗積雪,是嘉義在地人共同的生命經驗,而在這幅介紹家鄉風景的畫作當中,陳澄波也凸顯了同樣的視覺印象。

 

5. 歐陽文

據說,陳澄波將這幅早期的油畫作品,送給了向他習畫的藝術家歐陽文。1950年,歐陽文在白色恐怖當中遭羅織罪名入獄,這幅畫也被軍方帶走,之後又棄置於街頭。幸賴歐陽文夫人林翠霞女士將之拾回並妥善保存,才得以傳世。

 

6. 厚塗法

陳澄波使用了相當厚重的油彩來描繪樹叢、人物與電線桿,近景的一切事物因此變得立體。「厚塗法」也讓人聯想到陳澄波所景仰的梵谷,這兩位畫家的許多作品,都能見到相同的技法,鮮明地表現出筆刷的扭轉與線條的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