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畫像(二)

Self Portrait (2)

約1929-1933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41×31.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畫裡的陳澄波煥發著自信,夏日的扶桑花也在他身後綻放出燦爛的色彩。關於自己,這位35歲的畫家在油彩的世界裡,發現了一種理想的表達方式。

從日本來到上海,陳澄波的藝術生涯進入了另一個階段。在那裡,他吸收了中國傳統繪畫的概念與技法,並且找到了與以往不同的風景題材。這幅自畫像,或許也表現了他對未來的信心與期盼。

 

1. 自畫像

自畫像是西洋繪畫裡的重要傳統,畫家通常透過這樣的作品,表現自我個性與生命情志。19世紀末,曾赴歐洲留學的日本西畫家在東京美術學校帶起了自畫像的製作風氣,從該校畢業的的臺灣畫家也多半留下了一些自畫像作品。

 

2. 眼神

相較於1928年完成的另一幅自畫像,這件作品裡的陳澄波表情顯得較為爽朗,眼神也變得澄澈明亮,這或許是因為在上海時期,他找到了全新的藝術思考與發展路向。畫中的陳澄波斜睨著右側,那沉著的目光,究竟在凝視什麼呢?

1928年的自畫像裡,陳澄波的神情明顯較為陰鬱,整幅畫的色彩表現也相對暗沉。
自畫像(一),1928,畫布油彩,41×31.5cm。

 

3. 大衣與毛帽

白色毛領的大衣與深色的毛織帽,說明了這幅畫應當完成於上海的冬日時節。在1931年陳澄波與家人合影的一張照片當中,也可以看到他們穿著厚重的衣物,大部分人還戴上了保暖的毛線帽,或許也就是畫裡所描繪的那種帽子吧。

 

4. 扶桑花

儘管穿著厚重的冬衣,陳澄波卻刻意在背景當中,添上了南國色彩的扶桑花,除了配合畫像裡的神采奕奕,或許也是在說明自己的出身與來歷。現存的兩幅自畫像,陳澄波都在背景裡添加了富有熱帶意象的圖案,相當令人玩味。

 

5. 明信片收藏
梵谷、塞尚等後期印象派名家,對陳澄波的繪畫風格頗有影響,自畫像的製作,或許也參考了這兩位畫家的作法。在陳澄波收藏的美術圖片當中,就有一張塞尚的自畫像,仔細觀察他的神態,是不是與陳澄波的作品頗為相似呢?

白色頭巾的自畫像

 

6. 厚唇

陳澄波注意到自己豐厚而紅潤的嘴唇,並在這幅畫裡以鮮明的顏色描繪出這樣的特徵。他的畫家朋友廖繼春,也曾在一幅自畫像裡刻意強調自己的朱紅色厚唇。也許,這兩位前輩畫家都曾經對著鏡子,仔細端詳著自己的嘴唇吧!

廖繼春,《自畫像》,1926,木板油彩,32x24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