拱橋邊的鳥居

Torii next to the Arch Bridge

年代不詳 Date unknown

櫻花木板油彩 Oil on wood

23.8×33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陳澄波在木板上畫出粗略的油彩線條,讓樹木枝幹與一片綠意當中,驀然出現紅色的鳥居與神橋,帶領觀者的視線前往池水的彼岸。木板是他常用的基底材之一,這位喜好在戶外寫生的畫家,著重「事先研究,吟味所畫場所的時代精神、該地的特徵」。來到池畔的他用畫筆捕捉眼前的自然世界,為辨天池畔的風景再添一幕難得的圖像紀錄。


1. 鳥居

辨天堂前的紅色鳥居,代表池中島便是弁才天女神的居住地,走過鳥居跨過拱橋,代表進入神的世界。如今,鳥居已經不在,拱橋也成水泥橋,島上已不見辨天堂而是藝術造景,對於這座島的意象已與日治時期有很大的不同。

2. 家庭

陳澄波許多畫中都有親子的圖像,透過簡單的動作,點出家庭和樂的溫暖。[1]在陳澄波出生不久,母親便病逝,由乳母與祖母拉拔長大,十五歲時父親又去世。[2]不知如此的生命歷程,是否影響著畫作裡的表現?

3. 拱橋

跨過辨天池、連接池中島的拱橋在畫中以紅色表現,在一片綠意中更顯獨特。橋在嘉義公園內的建造,可以根據《總督府檔案》記載發現應該有5座木橋與1座土橋,分別架設於流經公園的溪流上以及這座連接池中島的拱橋。

4. 辨天堂

畫中辨天堂有著綠色屋頂,木色結構,若不仔細瞧,便隱身在綠意中。弁才天女原是印度河神,隨佛教進入日本,掌管口才、音樂與財富,也負責行船安全,日本許多水或海中的「辨天島」為祭祀地,與嘉義公園的池中島相仿。


臺灣近代西洋美術啟蒙者石川欽一郎所畫日本信州天龍川的辨天島,在水對岸樹下的辨天堂,由畫左方的橋連接。石川欽一郎,〈信州天龍川辨天島〉,《臺灣日日新報》1919.11.17,第七版。

5. 紅點

不知陳澄波是否無意間沾上紅色,枯枝上的紅點,產生宛若櫻花的效果。櫻花並非完全引自日本,臺灣山區就有原生山櫻花,至於代表日本的櫻花,在1910年才開始移入,為在臺日人塑造母國風情,以及對臺灣人建構認同意識。[3]

6. 圍柵

仔細看,可以發現辨天池畔有著圍柵,以防水中的鳥類離開,寫實地呈現當時辨天池的模樣,與老照片中池邊黑色的圍柵相仿。[4]今天若來到池邊,已經沒有如此的圍柵,在水中則多出許多造景藝術,別有一番風味。


《嘉義寫真【第二輯】》(嘉義:嘉義市文化局,2002),頁26。

 

[1] 林育淳,《油彩‧熱情 陳澄波》(臺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1998),頁147

[2] 林育淳,《油彩‧熱情 陳澄波》,頁10-14;雄獅美術,《學院中的素人畫家:陳澄波》(臺北:雄獅圖書公司,1979),頁87

[3] 賴杏如,〈日治時期在臺日人的植櫻與櫻花意象:「內地」風景的發現、移植與櫻花論述〉,《臺灣史研究》第14卷第3(2007.09),頁97-138

[4] 《嘉義寫真【第二輯】》(嘉義:嘉義市文化局,2002),頁26

1.《陳澄波百年紀念展》p.76,1994.8(初版),臺北:臺北市立美術館
2.《陳澄波作品集─藏寶圖 肆》p.107,2005.1,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3.《璀璨世紀:陳澄波與廖繼春作品集》p.103,2010.12(初版),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4.《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p.93,2011.10,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5.《陳澄波畫作精選集》p.210,2011.12.30,嘉義:財團法人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
6.《尊彩貳拾週年暨陳澄波彩筆江河紀念專刊》p.175,2012.5,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7.《南方豔陽──20世紀中國油畫名家陳澄波》p.211,北京: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
8.《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作品集》p.292,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
9.《藏鋒──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北》p.191,台北: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