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公園─神社前步道

Chiayi Park - Path in Front of a Shrine

年代不詳 Date unknown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72.5×91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遠處的石燈籠與鳥居標誌著神社的入口,再向前走去,就要穿越人境與神境分界。嘉義神社預定在山仔頂最高點,從1915年5月開工、10月竣工,並迎請臺灣神社的靈代供奉。在1917年因嘉義人口增加,神社升格縣社。1938年計畫以阿里山紅檜進行改建,號稱「全島一の檜御神社」,1940年開始執行,[1]並在1944年再次升格,成為「國幣小社」。[2]


1. 石燈籠

石燈籠是佛寺前的裝飾,代表佛的智慧與法力無窮,唐代隨著佛教傳入日本,並發展成神道教神社前的獻燈。在石燈籠上刻有「奉獻」的字樣,並且刻上奉獻的時間、地區與名錄,做為資助神社建設的紀錄。


筆者自攝(2018.01.04)

2. 路燈與電線桿

嘉義市的電力供應,主要從1913年「嘉義電燈會社」成立開始擴張,雖然一開始在費用過高與油燈習慣的情況下,以機關、學校與商家為主要對象,但逐步在1920年代嘉義市街夜景呈現繁星點點的模樣,甚至擴張到雲林與臺南。[3]

3. 陽傘

陳澄波曾發生一件趣事,讓好友陳春德哭笑不得。陳春德從神戶帶回一把紺碧色洋傘要贈人,剛好陳澄波答應為女兒買紺碧色傘,卻始終買不到,因此求陳春德割愛。陳春德初有不甘,但仍被其父愛打敗,讓他帶回傘完成約定。[4]

4. 婦女

日治時期工商業發展、新教育與思潮衝擊下,對婦女的認識逐漸脫離「閉門待嫁」的舊觀念,走入社會、步入職場,逐漸有所謂看護婦、會計、車掌、百貨店員等指定女性擔任的工作,也使得女性在平時進行休閒活動成為可能。[5]

5. 鳥居

被樹叢半掩的鳥居,做為隱藏在背後的神社象徵,說明嘉義神社在嘉義公園中的位置。據老照片的呈現,走過夾道的石燈籠與第一道鳥居,在第二道鳥居之後便是嘉義神社。戰後,鳥居改為忠烈祠牌樓,神社因焚毀改建射日塔。


嘉義街役塲,〈嘉義神社拜殿と參道〉,《大嘉義》(嘉義:嘉義街役塲,1929),無頁碼。

6. 樹

嘉義神社座落於山仔頂的高處,原為一片檳榔樹林,因此落成時,神社便被檳榔樹林所包圍,周圍移植數棵大榕樹,夾道種植相思樹,更在1924年總督伊澤多喜男參拜後,親手於神殿前植下沖繩松做為紀念。



〈嘉義神社境內て總督の記念植樹〉,《臺灣日日新報》,1924.10.25,第二版。

 

[1]〈嘉義神社を改築 神殿、拜殿は勿論宿舍まで 選り拔きの阿裡山檜〉,《臺灣日日新報》1938.06.02;〈嘉義神社改築 十一月一日に地鎮祭〉,《臺灣日日新報》1940.10.30;〈嘉義神社改築造營 今秋大祭までには竣工〉,《臺灣日日新報》1942.03.10;〈嘉義神社改築御造營竣工近し 整地作業に若人の尊き聖汗〉,《臺灣日日新報》1943.03.26

[2]〈嘉義神社 國幣小社に御列格 皇恩の無邊に擧島感激新た/創立の由來〉,《臺灣日日新報》1944.03.01

[3] 蔡承豪,〈側寫嘉義電力發展史:從陳澄波畫作中的電線桿談起〉,《故宮文物月刊》第386(2015.05),頁90-102

[4] 李淑珠,〈寫意與寫生──論陳澄波和莫內的「撐傘人物」〉,頁21;陳春德,〈私のらくがき〉,《台灣藝術》第4(台陽晨號),臺灣新民報社,1940.06

[5] 〈從看戲到看電影─臺灣女性的休閒〉,「臺灣女人」,https://women.nmth.gov.tw/information_51_39701.html(2018.04.20瀏覽);游鑑明,《日據時期臺灣的職業婦女》,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論文,1994;翁聖峰,〈日治時期職業婦女題材文學的變遷及女性地位〉,《臺灣學誌》創刊號(2010.04),頁1-31

1.《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p.92,2011.10,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2.《尊彩貳拾週年暨陳澄波彩筆江河紀念專刊》p.200,2012.5,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3.《澄海波瀾──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南首展》p.358,臺南:臺南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