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蓮

Sleeping Lotus

年代不詳 Date unknown

三合板油彩 Oil on plywood

24×33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不同於其他的嘉義公園主題作品,這件木板畫專注於描繪小池塘裡的蓮葉,以及水面上的波紋與池塘中央的石堆。水面下,褐黃色的魚群似乎正準備四散游動。20世紀初期,擅畫睡蓮的法國畫家莫內已然蜚聲國際,陳澄波一定也曾在留學期間接觸過他的作品。在他仔細描繪著這幅畫的水面光影時,或許也會想起莫內描繪水塘的精彩技藝吧?


1. 睡蓮

睡蓮與蓮花(荷花)都為睡蓮科卻不同屬,兩者最大差別在於睡蓮花與葉較貼近水面,蓮花則否。睡蓮會隨著陽光而開花,中午或傍晚閉合,因此稱為「睡」蓮。從畫中睡蓮開花的模樣,可推測作畫時間應該是在中午過後。

2. 觀賞魚

在畫中水裡依稀可見魚的優游身影。日治時期臺灣的觀賞魚養殖還未如日本發達,主要集中在臺北與臺南兩地,魚種主要來自日本或中國地區,以金魚的養殖為主。直到1960年代,臺灣觀賞魚的養殖才能夠外銷歐美地區。

3. 造景假山石頭

臺灣庭園造景多有假山與植栽、水池呼應,成為公園散心時觀賞的焦點。[1]在老照片裡,池中的假山林布,為水池增添許多高低起伏,形成更為立體的景色,尤其假山間的水柱,是為整個畫面最吸睛的部分,就宛若畫作中的模樣。


《歲月:嘉義寫真【第一輯】》(嘉義:嘉義市文化局,2000),頁157。

4. 噴水池

公園裡噴水池的興建,可以說與日治臺灣環境的重新規劃密切相關。為解決漢人社會的雜亂與衛生問題,市區改正計畫在城市核心興建公園,有整齊的路面、水道與下水道設施,也因水道的引水,讓公園能夠以噴水池為賣點。[2]

5. 畫面安排

本畫構圖中,睡蓮的大小因為遠近而產生的視差變化不大,對空間深遠的暗示不深,卻在水面上與下的描繪很是仔細,水面下受到折射所看到模糊的魚兒與水面上清楚的葉、花、石等有明顯的差別,展現他個人獨特的興趣焦點。[3]

6. 掘池

掘鑿魚池是公園常見的人造景色。嘉義公園初建時,便曾於入門處挖掘一池,從溪流引水塑造飛瀑,為入門增添氣勢。[4]有趣的是,本幅畫蓮池池邊是有角度的四邊形,雖不明其用意,但此描繪為本幅畫增添遠近的視覺感觀。


[1] 李瑞宗,〈總督官邸的庭園植栽〉,《臺灣學通訊》第80(2014.03),頁18-19

[2] 陳靜寬,〈日治時期公園的設施與都市發展:以臺中公園為例〉,《歷史臺灣 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館刊》創刊號(2010.10),頁4;〈開園式及通水式〉,《臺灣日日新報》,1917.06.14,第五版。

[3] 蕭瓊瑞,〈陳澄波作品中的空間表現及其相關問題〉,《島嶼色彩─臺灣美術史論》,頁337

[4] 〈嘉義公園工事〉,《臺灣日日新報》,1911.06.13,第二版;〈嘉義公園工程〉,《臺灣日日新報》,1911.06.15,第二版。

1.《學院中的素人畫家:陳澄波》p.58,1979.12,臺北:雄獅圖書公司
2.《臺灣美術全集1:陳澄波》p.142,1992.2.28(初版),臺北:藝術家出版社
3.《陳澄波百年紀念展》p.21,1994.8(初版),臺北:臺北市立美術館
4.《帝展油畫第一人:陳澄波》p.32,2005.12.15(初版),臺北:正因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5.《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p.94,2011.10,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6.《陳澄波畫作精選集》p.232,2011.12.30,嘉義:財團法人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
7.《豔陽下的陳澄波》p.104,2012.3.16,臺北:財團法人勤宣文教基金會
8.《澄海波瀾──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南首展》p.247,臺南:臺南市政府
9.《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作品集》p.268,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