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鳳廟

Wu Feng Temple

年代不詳 Date unknown

木板油彩 Oil on wood

33×23.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暗沉的自然光線裡,一座廟宇的梁柱顏色鮮紅,在綠蔭與黃土的映襯當中顯得格外醒目。環繞在廟宇周遭的氣氛寧謐,景物都是安靜的,唯有波浪般起伏的屋脊燕尾,正在畫面裡兀自躍動。

吳鳳廟裡供奉的陳舊故事,是「漢番衝突」的往昔糾葛,其實也關連於當下的族群政治。循著陳澄波的視線凝望這幢建築,你看見的是歷史,還是神話?

 

1. 吳鳳其人

廟裡主祀的吳鳳自1721年起擔任阿里山社通事,他是漢人與原住民之間的溝通橋樑,同時掌握番社土地分配與山產貿易等權力。然而,彼時漢人不斷跨越番界佔地私墾,加劇原漢衝突,或也因此導致1769年吳鳳遭原住民獵首的事件。

 

2. 信仰與神話
19世紀初期,接替吳鳳成為通事的漢人楊秘將通事辦公廳改建為吳鳳廟,被神聖化的吳鳳自此逐漸衍生各種捨生取義的傳說。從日治到戰後,吳鳳的「教化番人」事蹟更被統治者大肆頌揚,直到20世紀末此一神話遭到破除為止。

 

3. 1913年的重修工程

日治時期,配合總督府推行的「理蕃政策」,吳鳳廟也兩度在官方的主導下進行整修。1906年,梅山大地震摧毀了清代興築的舊廟,後來的嘉義廳長津田毅一遂在地方上發起募捐,主持重建。畫中的廟宇,就是1913年竣工後的樣貌。

 

4. 1931年後的另一幅畫

在陳澄波佚失的作品當中,有一幅僅存黑白照片的風景畫,描繪的是1931年吳鳳廟擴建之後的景象。比對老照片,我們可以在畫中找到增修於廟宇兩旁的建築結構。同一地點、不同年代的兩幅畫,顯示出畫家對於這座廟宇的關注。

 


寺廟,油彩,尺寸不詳,年代不詳。

 


在陳澄波所收集的風景明信片當中,有一張上色後的照片,就是1931年改建過後的吳鳳廟。

 

5. 作畫年代
陳澄波的許多畫作並未簽名落款,但研究者仍可透過歷史線索的收集,推敲作品的完成年代。比如說,在1931年的改建過後,吳鳳廟的正殿兩側增建了走廊與廂房,但這些建物並未見於畫中。據此,這幅畫的完成應當不晚於1931年。

 

6. 畫作與老照片

吳鳳廟是日治時期嘉義的著名景點,也因此留有諸多影像記錄。若比對畫作與照片,我們會發現:陳澄波在畫面裡省略了屋頂的許多裝飾細節,但著重表現屋脊的曲線。他甚至刻意將屋頂的比例放大,藉以凸顯線條的高低起伏。


臺灣總督府民政部編,《記念臺灣寫真帖》(臺北市:臺灣總督府民政部,1915)。

 

7. 陳澄波筆下的臺灣原住民
日治時代的知識份子對「吳鳳神話」的認識或許有限。但身為一個畫家,臺灣山林裡的原住民仍是陳澄波相當關注的對象。在他所遺留的繪畫、老照片、以及美術明信片與手工藝品的收藏當中,都能見到原住民及其文化的出現。

 


人物速寫(149)-SB20(35.10-11),約1935,紙本鋼筆,13.5×18.2cm。

 


陳澄波與原住民婦女合照。

1.《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p.47、p.233,2011.10,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2.《豔陽下的陳澄波》p.62,2012.3.16,臺北:財團法人勤宣文教基金會
3.《澄海波瀾──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南首展》p.356,臺南:臺南市政府
4.《南方豔陽──20世紀中國油畫名家陳澄波》p.51,北京: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
5.《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作品集》p.90,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
6.《藏鋒──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北》p.91,台北: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