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聲

Crashing Waves

1939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91×116.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洶湧的海潮一波又一波地朝著岸邊翻捲,只要時間允許,畫裡的每寸土地,都將被一整片湧動的藍色所吞沒。面對拍岸的浪濤,黃褐色的岩塊始終保持沉默,遍體的嶙峋,就是抗擊的明證。而在自然與時間永不休止的獨幕劇裡,畫境當中的男子站上了石塊,向著海洋兀自垂釣。蒼茫浩渺的世界裡,彷彿能夠聽見濤聲,在畫境之中陣陣鳴響。

 

1. 面向海平線的海岸風景

現存的陳澄波油畫,以海邊風景為主題的作品,多半將海岸線配置在畫面一側。像這幅畫一樣將陸地置於前景、以海平線為終點的做法則較為罕見。1929年的《風雨白浪》也有相仿的嘗試,如果這幅畫還在,會是什麼樣的顏色呢?

海灣,年代不詳,畫布油彩,21.5×33.8cm,私人收藏

風雨白浪,1929,畫布油彩,尺寸不詳

 

2. 作畫地點的推測

陳澄波並沒有明確提示這幅畫的創作地點。不過,在臺灣東北部海岸的鼻頭角一帶,我們似乎能夠找到與畫中環境較為相符的地景與特徵。除了近景的海蝕地形之外,從畫面右側延伸出來的岬角輪廓,也是一個可資參照的線索。

在目前所知的紀錄裡面,陳澄波曾經造訪宜蘭沿海,前往東北角取景寫生的可能性也相對較高一些。Source: google map

 

3. 濱海植物

為了適應逆境,濱海植物的生長形態,因此顯得與一般陸生植物頗為不同。畫面左側的一棵樹兀自屹立,它的葉片稀疏,軀幹卻異常挺拔,每一根枝枒都顯露出崢嶸的氣象。充滿力量感的線條,充分表現了濱海植物的頑強特質。

 

4. 垂釣者

無懼於風浪,戴著斗笠、手執釣竿的男子孤身站上了岩塊,像是要挑戰他眼前一整片暗潮洶湧的大海。相較於畫境當中氣象恢宏、劇力萬鈞的自然世界、這個點景人物的安排有效地構成對比,傳達了一種遺世獨立的心境與感受。

 

5. 海蝕地形

在四面環海的臺灣,海蝕地形是岩岸地區十分常見的自然景觀。日夜交替的潮汐與海風侵蝕,使得岸邊的岩石顯露出凌亂的紋理。但在畫面當中,這些飽經風霜的岩塊穩定地排列在海岸線上,沉默而有力地阻擋住浪濤的進襲。

 

6. 水彩畫

陳澄波遺留的畫作裡,有兩件水彩作品與《濤聲》的取景角度近似,尤其是遠景處的海岸地形,輪廓相當吻合。生涯晚期,陳澄波的水彩畫十分罕見。也或許,這位畫家正是想要透過另一種媒材來觀察岩石與海水的表現方法嗎?

海邊岩石,1939,紙本水彩,21×26.5cm,私人收藏

海邊,1939,紙本水彩,40.5×49cm,私人收藏

 

7. 「時局色」?

陳澄波創作這幅畫的1939年,日軍正逐漸向中國內部進逼。戰爭期間,畫家的作品,可能也需要考慮反映時代局勢的變化。海岸風景畫在陳澄波的現存作品當中並不多見,畫境裡的波濤洶湧,會不會也是一種「時局色」的表現呢?

陳澄波,《岩》,年代不詳,畫布油彩,32×41cm。根據藝術史學者李淑珠的調查,這件以波濤拍擊海岸為主題的風景畫,背面貼附一張紙片,寫有「學徒奉公隊 陳澄波」等文字。換句話說,這幅海岸風景畫,可能也被當作一種能夠反映戰爭氣氛的作品,奉獻給政府或軍隊。

 

8. 畫家眼中的「好作品」

1939年的一張明信片裡,陳澄波曾經提到這幅畫在他個人而言是「感覺很不錯的」(いいようです)一件作品。不過,當年刊登在報紙上的一篇評論文章,卻認為這幅畫的「顏色感覺很平淡」(色感が頗る鈍いね)──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