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公園(鳳凰木)

Chiayi Park ( Flame Tree)

1937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60.5×72.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辨天池所座落的「嘉義公園」於1911年11月3日日本天皇誕辰紀念的天長節盛大開園。起初,公園設於諸羅縣西門外,但因市區改正計劃,1910年決定移至東門外山仔頂農場,規劃入口有水池與飛瀑、在高處的檳榔樹林裡規劃嘉義神社、繞著樹林有圓形運動場等,都在1911年完工,開園當天的煙火、舞蹈、腳踏車表演等吸引大批民眾前來參觀。


1. 鳳凰木

鳳凰木是一種夏季開花植物,原不生長在臺灣,產於馬達加斯加,日治時期移植來臺,做為行道樹或公園裝飾,也因他火熱的紅花,成為熱帶風情最鮮明的代表意象。[1]如今,因為鳳凰花開花正值畢業季,也成為畢業的象徵。

2. 丹頂鶴

《臺灣日日新報》記錄,臺北苗圃動物園的大鳥籠曾展示丹頂鶴,不僅受遊客關注,甚於隔年生下雛鳥時,更詳實紀錄育雛生活。然在嘉義公園,無法確定是否飼養過丹頂鶴,只可從老照片中看到辮天池曾經有「鶴類」蹤影。


《歲月:嘉義寫真【第一輯】》(嘉義:嘉義市文化局,2000),頁83。

3. 白鵝

若陳澄波以白鵝代表西洋文化,由此審視他對創作的省思,東西洋文化並非相互的對抗,東洋有獨特傳統,西洋則是當時文明象徵。對受1920年代臺灣民族運動洗禮的陳澄波來說,如何相揉合,形塑臺灣新文化是他所持續思考的。[2]

4. 油彩

1920、30年代,除本地水墨畫,更引進油彩、水彩、膠彩,使臺灣美術發展熱鬧且多元。對陳澄波來說,學習油彩並不容易,臺灣學校以教授水彩為主,因此赴日後,積極往來東京美術學校與本鄉美術研究所,努力吸收油畫知識。

5. 辨天池

辨天池畔是嘉義公園內的美景,尤其雨後初晴滿園嬌翠欲滴的模樣,戰後甚至被列入嘉義新八景之「公園雨霽」。其實,過去選取臺灣地方代表性風景,不單只是景色幽美或為休閒觀光,更多是具有展示性或政治性意象的考量。[3]


〈辨天池の寒梅〉,《臺灣日日新報》,1924.01.01,第三十一版。

6. 水墨「擦」法

「擦」為水墨畫的筆法之一,傳統上有所謂的勾、皴、擦、點、染,其中,「擦」是以筆肚輕擦,利用墨色的深淺不同表現立體感。陳澄波曾自言受到倪雲林與八大山人的作品影響,嘗試以擦筆將線條的動態感隱藏其間。[4]

 

[1] 黃采瀅,《日治時期1895-1945城市公園圖像研究》,臺灣師範大學藝術學院美術學系美術理論班碩士論文,2009

[2] 邱函妮,〈陳澄波繪畫中的故鄉意識與認同─以《嘉義街外》(1926)、《夏日街景》(1927)、《嘉義公園》(1937)為中心〉,頁306

[3] 劉方瑀,《被選擇的臺灣─日治時期臺灣形象建構》國立成功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05;周芳美,《〈臺灣八景〉從清代到日據時期的轉變》,國立中央大學藝術學研究所碩士論文,2000

[4] 蕭瓊瑞,〈藏鋒於拙──陳澄波創作中的中國元素〉,《藏鋒─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 臺北》(嘉義: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2014),頁24-25;李松泰,〈陳澄波畫風轉變之探討〉,《炎黃藝術》第45(1993.05),頁42-47

 

1.《臺灣美術全集1:陳澄波》p.126,1992.2.28(初版),臺北:藝術家出版社
2.《油彩‧熱情‧陳澄波》p.123,2000.1(二版一刷),臺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3.《陳澄波百年紀念展》p.13、p.73,1994.8(初版),臺北:臺北市立美術館
4.《陳澄波作品集─藏寶圖 肆》p.83、p.108,2005.1,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5.《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p.234,2011.10,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6.《陳澄波畫作精選集》p.196,2011.12.30,嘉義:財團法人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
7.《豔陽下的陳澄波》p.25,2012.3.16,臺北:財團法人勤宣文教基金會
8.《尊彩貳拾週年暨陳澄波彩筆江河紀念專刊》p.56、p.61、p.179,2012.5,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9.《澄海波瀾──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南首展》p.243,臺南:臺南市政府
10.《藏鋒──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北》p.178,台北: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
2002.4.28佳士得拍賣,成交價:HK$ 5,794,100/TW$ 25,815,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