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山暖冬

Mild Winter at Mt. Jade

1934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38×45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覆蓋在山脈上的雪白提示了冬日的降臨,但畫境裡的嘉義,仍有溫煦的陽光。日頭在圍牆的背面拉出了長長的影子,也在畫境裡漫成了悠閒安適的氛圍。暖洋洋的空氣裡,人們的臉孔,似乎也被烘成了紅通通的顏色。

在陳澄波的畫布上,故鄉嘉義這塊土地,多半散發著溫熱的氣息。而對你來說,家鄉的印象與顏色,又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1. 電線桿與陳澄波

1913年,「嘉義電燈會社」成立,隨著發電設備的引進,電線桿也成為街道上的常見景物。同年,陳澄波北上求學。當他返回嘉義的時候,一定也驚訝於家鄉風景的改變,這種強烈印象或許也是他喜歡在畫作裡描繪電線桿的原因。

 

2. 玉山與嘉義

1935年,在一篇名為「嘉義市與藝術」的文章裡,陳澄波如此熱烈地讚頌玉山帶給嘉義人的歡欣鼓舞:「早晨時候,新高主山總是與太陽公公一起露出笑顏,實在是很美麗的山峰,每天可以看到它的嘉義市民,是何等的幸福啊!」

 

3. 積雪的顏色

每年國曆的十一月至十二月之間,是玉山開始降雪的時節。在三到四個月的積雪期當中,隨著積雪的厚度增減,山頭的模樣也會不斷發生改變。而在陳澄波的風景畫裡,玉山的顏色表現,可能也因為節氣時令的差異而有所不同。

 

4. 陰影與時間

圖像裡的細節線索,可以幫助我們掌握一件作品的時空背景。在這幅畫當中,圍牆、人物與樹的陰影都向左下角延伸,太陽的位置應在畫中場景的右後方,亦即嘉義東邊的山區。據此可知,陳澄波作畫的時間點,應是上午時分。

 

5. 簽名

陳澄波的落款方式在不同時期頗有差異。這幅畫使用漢字簽寫,但在早期的作品當中,他有時候會以拼音字母表現其姓名的日文或臺語發音,有時則選擇畫上「CTH」(「陳澄波」的日文縮寫)三字相疊的自創圖樣,來當作簽名。

 

6. 畫幅

1935年初,陳澄波曾在報上公開發表批判。他認為當時的臺灣畫家有意模仿日本畫壇,在美術展覽當中競相製作大型作品,成果卻往往充滿破綻。在他看來,只要表現出技巧與個性,即便是像這樣的小號畫幅,也會是理想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