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公園一角(嘉義公園)

A Corner of Chiayi Park (Chiayi Park)

1934

畫布油彩 Oil on canvas

72.5×91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在這幅畫裡,池面、草皮、樹叢,大片綠意佔滿整個畫面。眼前景物的色彩和諧吸引畫家的目光,他將公園角落的池畔與樹林,在畫布上鋪展成美妙的協奏曲。他曾自言「我的畫室是在大自然裡」,習慣把畫架搬到戶外的陳澄波,不僅與大自然互動,也與周圍觀眾互動,或許希望帶領觀眾一同徜徉在繽紛多彩的自然世界吧!


1. 蓮花

蓮花,即荷花,花季在六、七月盛夏,與睡蓮的差別在蓮花花與葉都離開水面生長,也因此,周敦頤〈愛蓮說〉才有「出淤泥而不染」的描寫。在佛教中,蓮花也代表不受汙水所汙染,象徵著純潔與神性,有佛坐蓮花的描繪。

2. 柳樹

臺灣常見的柳樹有臺灣柳與垂柳,臺灣柳屬於熱帶常綠樹,常見於田園鄉村間,具有高雅的氣質,缺點是樹皮乾裂粗糙,易有瘤狀結節;垂柳生長在溫帶地區,由日本、朝鮮引入,常植於池畔邊,營造日本內地的風格氛圍。[1]

3. 拿洋傘的女人

拿陽傘的女人:陳澄波常在畫中描寫拿陽傘的人,由陽傘暗示臺灣炙熱的陽光。在當時,陽傘多以「洋傘」為主,又稱為「蝙蝠傘」,而非「和傘」,做為舶來品,象徵著文明與時尚,受到摩登女性的喜愛。[2]

4. 旗袍

旗袍的穿著在臺灣開始盛行主要在1930年代從中國傳入。在1920年代的中國上海興起旗袍的流行風潮,強調短袖、窄襬、開衩,是新女性的代表服裝。做為摩登的象徵引入臺灣後,進入追求時尚女性的衣櫃。[3]

5. 涼亭

畫中遠處有座木造涼亭,可以在老照片中找到相似的景色。[4]當時設有許多供人休憩的亭榭,期望在原有的樹林、溪流景色上,進一步規劃成林樹幽深、水石清雅,吸引遊客的環境,也因此在角落都能夠找到如此安靜的畫面。[5]


嘉義市役所,〈嘉義公園の一部〉,《嘉義要覽》(嘉義:嘉義市役所,1933),無頁碼。

6. 道路

畫中土色道路表現濃厚的土地氣息,看不到的路徑加深了景深。道路的規劃也被視為嘉義公園的重點,興建之初,便拓寬對外狹窄舊路,園內有彎曲的遊園道路與圍繞公園的步道。[6]而當時道路並非柏油路,多以土塊、石塊整建。[7]

 

[1] 《臺灣行道樹及市村植樹要鑑下卷》,頁68-70

[2] 李淑珠,〈寫意與寫生──論陳澄波和莫內的「撐傘人物」〉,《臺灣美術》78(2009.10),頁13-20

[3] 洪郁如,〈旗袍‧洋裝‧モンペ:戰爭時期台灣女性的服裝〉,頁34-36;蔣竹山,《島嶼浮世繪》,頁304-313

[4] 嘉義市役所,〈嘉義公園の一部〉,《嘉義要覽》(嘉義:嘉義市役所,1933),無頁碼。

[5] 〈嘉義公園設備〉,《臺灣日日新報》,1911.03.24,第七版;〈嘉義公園工事〉,《臺灣日日新報》,1911.06.13,第二版;〈嘉義公園工程〉,《臺灣日日新報》,1911.06.15,第二版;杉山靖憲,〈嘉義公園〉,《臺灣名勝舊蹟誌》(臺北:臺灣總督府,1916),頁305-306

[6] 〈嘉義公園道路〉,《臺灣日日新報》,1911.05.19,第三版;〈寄附路地〉,《臺灣日日新報》,1911.06.04,第三版。

[7] 〈改築道路〉,《臺灣日日新報》,1907.07.18,第四版。

1.《臺灣美術全集1:陳澄波》p.222,1992.2.28(初版),臺北:藝術家出版社
2.《陳澄波作品集─藏寶圖 肆》p.6、p.73,2005.1,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3.《璀璨世紀:陳澄波與廖繼春作品集》p.110,2010.12(初版),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
4.《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p.89,2011.10,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5.《陳澄波畫作精選集》p.240,2011.12.30,嘉義:財團法人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
6.《尊彩貳拾週年暨陳澄波彩筆江河紀念專刊》p.173,2012.5,臺北:尊彩國際藝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