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歸線地標

Tropic of Cancer Landmark

1924

畫布油彩Oil on canvas

45×33cm

私人收藏 Private collection

作品相關資料


或許是趁著暑假返臺,陳澄波再度走進了嘉義市郊的那片原野,來到北回歸線標誌的所在。數年前他以水彩描繪的標塔,已被改造成嶄新的模樣,而今天,他準備要以不同的繪畫技法,再次挑戰這個人造的現代奇景。像是大衛與哥利亞的對決,畫家站在巨大的標塔前方,審視著畫箱裡的顏料管。他該如何運用手中的油彩,收服這個對手呢?

1. 第三代北回歸線標誌[1]

1923年,日本皇太子裕仁(即後來的昭和天皇)來到殖民地臺灣展開訪視。為了迎接這場聲勢浩大的「東宮行啟」,總督府特意將北回歸線標誌翻新為石造建物。第三代的標誌存續至1935年,才因為始政四十周年紀念博覽會而改建。


2. 頂端的圓球

標塔頂端的圓球是這座紀念標誌的特色所在。由於第三代標塔是為了迎接皇室成員而建造,這顆圓球也令人聯想到日本國旗上的「日之丸」。若比對老照片,圓球在陳澄波的筆下似乎變得更為碩大,可能是一種刻意誇張的手法。

 

3. 標誌的描繪

老照片當中,第三代標誌的立面上依舊書寫著「北回歸線標」與改建時所測量的經緯度,但這些細節在畫中同樣被簡省。此外,對照標誌本身的實際比例,以及畫中的立體與透視表現,皆可發現畫作與實景之間的諸多有趣差異。



陳澄波所收藏的照片明信片,以第三代北回歸線標誌為主題。可以清楚看到立面下方小字的經緯度標示是「北緯二十三度二十七分四秒五一」、「東經百二十度二十四分四六秒五」。比對照片與畫作,我們會發現這座北回歸線標誌應是立體的三角柱,但陳澄波並沒有精確呈現立體的形狀。此外,標誌頂部構造的大小,在畫中似乎也被誇張地放大了。

 

4. 油畫

1924年陳澄波進入東京美術學校,其創作漸漸轉向以油畫為主,這幅風景畫是他在學習掌握油彩時的早期創作。與數年前描繪北回歸線標塔的水彩畫相較,在這件作品裡,天幕的灰暗與草葉的濃綠,都因為油彩而表現得更為飽滿。

 

5. 簽名

陳澄波在創作生涯的各個階段,所偏好使用的簽名都不盡相同。這幅畫右下角的簽名是「C、T、H」三個英文字母的交疊,亦即「陳澄波」的日文三字「チン‧トウ‧ハ」的發音縮寫,這個特別的簽名,顯係別出心裁的設計。

 

6. X光檢測

以X光檢測繪畫對藝術史研究有極大的幫助。透過這項技術,我們得以了解隱藏在油彩背後的種種線索。這幅畫的X光影像顯示出陳澄波對畫作的上半部有所修改。若是按照他的原始構想,畫中的天空與雲彩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第三代北回歸線標誌的風景明信片,可以看到人與標誌之間的比例。
(嘉義) 北回歸線標塔 (嘉義より三哩)
臺大數位典藏日治時期繪葉書ntul-tm-ntuv02005_001


[1]昭和五年版 嘉義郡概況,頁6-7

1.《油彩‧熱情‧陳澄波》p.112-113,2000.1(二版一刷),臺北:雄獅圖書股份有限公司
2.《切切故鄉情:陳澄波紀念展》p.45,2011.10,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3.《陳澄波畫作精選集》p.48,2011.12.30,嘉義:財團法人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
4.《豔陽下的陳澄波》p.59,2012.3.16,臺北:財團法人勤宣文教基金會
5.《澄海波瀾──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南首展》p.12、p.19、p.40,臺南:臺南市政府
6.《南方豔陽──20世紀中國油畫名家陳澄波》p.49,北京: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
7.《海上煙波──陳澄波藝術作品集》p.68,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
8.《藏鋒──陳澄波百二誕辰東亞巡迴大展臺北》p.70、P.90,台北: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